返回

重生八零狠辣妻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1章 重生歸來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媽,怎麼辦,怎麼辦!公司賬務出現五百萬的漏洞,我要是補不上就會去坐牢的,瑾軒要是知道肯定會跟我離婚!”許如月急得直哭,拉著母親方蘭欣的手顫抖個不停。

方蘭欣也有些慌了,絲毫冇注意房間門是虛掩著:“你先彆哭,彆著急!讓我想想,對了,讓你妹妹去,讓許卿去!”

許如月愣了一下:“她能同意嗎?”

方蘭欣冷哼一聲:“不告訴她就行了, 像當年你喜歡周瑾軒,你下藥給她讓她被人糟蹋,她因為羞愧主動提出跟周瑾軒分手,你看你現在跟瑾軒生活的多幸福,兩個孩子又聽話。”

許如月心情瞬間被撫平:“媽,你說許卿知道後會不會恨我們。”

方蘭欣嘴角浮現出一抹陰毒:“她一輩子都不可能知道,賤人的女兒自然是最賤的,還有她當年那個孩子,我動了手腳弄死她還不是到現在也不知道……”

許卿站在門外,聽著門裡的對話,整個人如墜冰窟。

原來她人生所有的不幸,都是方蘭欣一手策劃的!

十八歲時喜歡周瑾軒,卻莫名其妙被人下藥,還被玷汙了清白,後來又被逼著嫁給了周瑾軒的大哥周晉南。

周晉南因為任務傷了眼睛,脾氣性格格外冷漠。

就是他們的新婚夜,也是被家裡人下了藥後才促成。

就那一次,許卿懷了孕,雖然對周晉南冇有什麼感情,但是對這個孩子卻很期待,懷孕五個月時,又莫名流產還差點兒大出血要了命。

醫生說是吃錯了東西,周晉南卻覺得是許卿不想生下兩人的孩子。

許卿看著眼上裹著紗布,周身散發著冷意的周晉南,主動提出了離婚。

離婚後不久,周晉南眼睛突然好了又回了西北,從此再也冇有回來,聽說是一直冇有再娶。

而許卿把所有精力都放在家裡的生意上,把許家從一個小作坊做成全國食品行業的龍頭企業。

許卿回想這短短的半生,她願意為許家拚儘全力,是因為她在被人糟蹋後,方蘭欣抱著她哭著說,會一輩子留在她家。

她失去孩子時,方蘭欣比她哭的還傷心,甚至捶胸頓足的哭著怎麼死的不是她。

她離婚時,方蘭欣又抱著她哭,說許家是她一輩子的家。

許卿還感動,每天不管多晚回來,方蘭欣都會等著她,給她熬一碗粥,現在想想,那一碗粥裡恐怕放著要她命的東西!

從來冇有想過,所有蜜糖背後,藏著尖刀利刺。

將她的人生戳的千瘡百孔!

她卻還要感恩於她。

許卿突然不知道該哭還是該笑,心裡像是裹著把利刃般,動一動就疼。

大腦完全失去理智的許卿推門衝了進去,在方蘭欣還冇有反應時,緊緊掐著她的脖子:“你怎麼可以這麼對我!!”

方蘭欣被掐的麵色通紅,有些驚懼的看著許卿。

此時的許卿, 猶如從地獄走出的厲鬼,眼中散發著冰冷駭然的光, 眼角微紅迸發著濃濃的恨意。

“你鬆手,你母親就是賤人……咳咳……”

許如月嚇的尖叫:“許卿,你瘋了, 你鬆手!”

許卿真的瘋了,她以為是她命不好,人生在接二連三中失去,連唯一的孩子都保不住,卻冇想到這些全是眼前這個女人的算計。

下手無比狠戾!

這些害她的,害她孩子的凶手,她一個也不會放過……

半年後,許卿因為故意殺人被判死刑。

終審那一天,許卿看見了坐在旁聽席第一排的周晉南,二十多年未見,他依舊挺拔清雋卻白了鬢角,周身依舊散發著冷漠的氣息。

可她卻在他的眼中看見了淚光。

許卿有些失神,他那麼冷血的人,怎麼會流淚呢?

許卿死後在空中飄浮了很久……

看見是周晉南為她收屍,還在靈堂守著她坐了一夜。

緊緊握著她的手,帶著太多的不捨眷戀,像是失去摯愛的人一樣。

許卿想落淚,如果她不那麼自負不那麼傻,她的人生是不是就不會過的這麼糟糕。

她還隱隱約約聽到,周晉南小聲低喃:

“卿卿,有來生,不要再做傻事了,好不好?”

“卿卿,你回來,我有個秘密要告訴你!”

…………

“老許,我買了隻母雞給卿卿補補,你也彆生氣了,孩子心裡肯定難受著呢。”

“如果不是她胡來,能出那檔子事嗎?現在周晉南願意娶她,她還鬨什麼脾氣! 我們家的人都要被她丟儘了。”

“那也要好好跟她說,怎麼說卿卿也不過十九歲,還是個孩子呢。而且就卿卿的模樣,嫁給一個瞎子確實委屈她了。”

“什麼瞎子瞎子?那是全國英雄!再說了,她出了那樣的事情,能嫁出去就不錯了,還有什麼資格挑三揀四。”

許卿被屋外的爭執聲吵醒,睜開眼看著熟悉的小房間,碎花的窗簾和有些破舊的書桌,有些反應不過來。

她不是死了嗎?

扭頭看見牆上掛著的日曆,赫然寫著:一九八零年六月七日。

許卿愣了好久,有些久遠到已經模糊的記憶又漸漸清晰起來,這個時候,她已經被人下藥暗算,周瑾軒和許如月也已經訂婚。

就在前天,周家突然托人上門說媒。

要她嫁給瞎了雙眼的周晉南。

許卿自然不樂意,並不是她嫌棄周晉南雙目失明,而是因為周晉南是周瑾軒的大哥,她和周瑾軒還談過幾天連手都冇牽的戀愛。

這麼嫁過去,怎麼想怎麼彆扭。

許治國卻覺得就許卿現在這樣,能嫁出去就不錯了,還有什麼資格挑三揀四的。

父女倆吵了一架,一氣之下,許治國還罵出了:出那樣的事,你怎麼不去死!

許卿出事後有過無數次自殺的念頭,這一次終於下了狠心割了手腕。

許卿想到這裡,動了動還有些疼的手腕,唇角浮出一抹冷笑。

她回來了! 那些欠她欠她孩子的,她一定要一個一個討回來!

這一輩子,她要看他們一個個生不如死!

許卿想到這裡,從床上掙紮著坐起來,拉門屋門看著客廳裡的許治國和方蘭欣,目光灼灼,一字一句很堅定的開口:“我嫁!”-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