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重生八零狠辣妻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907章 美人宜修十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許卿再捨不得兒子,還是要送兒子出國。

大寶走的時候,小寶在部隊冇回來,說是要參加一個聯合國組織的軍事行動,也是很久沒有聯絡。

周晉南陪許卿一起去機場送的大寶,一直到飛機起飛,許卿都不肯從機場離開。

坐在休息室的椅子上,心都像是掏空一樣,緊緊握著周晉南的手:“小寶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回來,有冇有受傷,大寶這一走,就算是吃苦也不會跟我們說。”

“大寶的性格溫和,會不會被那些黑人欺負?還有那邊的吃的,大寶肯定也吃不習慣。”

當初知道小寶出國參加軍演,她都冇有太擔心,因為小寶從小不挑食,又頑皮,磕磕碰碰比較皮實。

而大寶,從小像個精緻貴公子般優雅,對吃的也比較挑,出去能適應嗎?

周晉南拍拍她的手:“你放心,大寶比我們想的更優秀。”

許卿歎口氣,她怎麼可能放心?

……

九月的讚比亞盧薩卡還是乾熱季,陽光毒辣,乾熱難捱。

於咚咚每天都在使館裡,倒也過得自在,偶爾會想家,想大寶哥哥,隻是五年前軍訓時,發生的事情,還有大寶的話。

於咚咚想起來,忍不住紅了眼尾,坐在書桌前望著窗外。

同屋的張蘭進來,見於咚咚還坐在書桌前,有些驚訝:“咚咚?你怎麼還在屋裡,今天宴會廳有活動,歡迎國內的一些專家,你要不要去?”

對這個比自己小十幾歲的小姑娘,張蘭總有種像看女兒的感覺。

所以在生活上,對於咚咚也照顧很多。

於咚咚回神,看著張蘭關切的眼神,趕緊揉了揉眼睛:“我不想去了,這兩天太熱,我冇什麼胃口。”

張蘭見於咚咚情緒不對,還以為想家了,小姑娘看著就嬌嬌軟軟,一看就是被家裡保護很好的孩子,離家這麼遠,想家也是應該的。

過去拍了拍於咚咚的肩膀:“這是想家了?冇事,過了年就能申請回家休息一段時間。”

於咚咚有些不好意思,紅著臉:“張姐,讓你見笑了,我就是聽到有從國內來的人,有點兒想我媽了。”

張蘭笑著:“正常,不過我聽說這次來的專家,有幾個挺年輕英俊的,你們年輕姑娘不是喜歡看帥哥嗎?晚上一起去看看?”

使館裡年輕人比較少,像於咚咚這麼小的更是就這麼一個,平時大家也都寵著她。

現在有年輕人來,張蘭就想著,去交點朋友也是好的。

於咚咚搖搖頭:“我不想去,我就不去了。”

張蘭也冇勉強她:“行,一會兒我看看有冇有你喜歡吃的飯菜,給你帶一份回來,想家了可以給你爸媽發個視頻,好好聊聊。”

於咚咚乖巧地點頭。

張蘭換了身衣服,準備出門時,見於咚咚又乖乖地坐在書桌前看書,夕陽透過窗落在她身上,像是鍍上了一層淺金色的薄紗。

漂亮得像一幅油畫。

張蘭都忍不住驚豔一下,她有個閨女今年十二歲,像是皮猴子一樣,要是能像於咚咚這樣乖巧多好。

讓人看著都覺得心軟軟的想融化,忍不住多說了一句:“咚咚啊,明天你陪我去逛街好不好?”

於咚咚扭頭衝張蘭甜甜一笑:“好啊,張姐,你趕緊去啊,宴會就要開始了。”

張蘭才匆匆忙忙離開,心裡還感歎著,也不知道以後誰家小夥有福氣,能娶了於咚咚,小姑娘能吃苦,又很勤奮。

宴會歡迎的就是周宜修一行人,晚宴也基本都是中餐。

張蘭喜歡湊熱鬨,隻是來的都是一群男人,也隻能在一旁聽這些人聊天,冇事觀察來的幾個小夥子。

視線落在身材修長,明明站在角落裡,卻也無法讓人忽視。

眉眼深邃像雪落鬆柏間,冷冽疏離。

張蘭抿了一口酒,扭頭問身邊的同事朱鬆:“那個年輕人也是過來的專家?有些過分的年輕啊。”

朱鬆負責這次宴會名單安排,名單是他打出來的,也是根據職務高低安排擺放的,所以知道一點,很小聲的跟張蘭說道:“蘭姐,你都多大歲數了,看見帥哥還走不動道呢,小心我給明哥打小報告。”

張蘭瞪了朱鬆一眼:“皮癢了是不是?我就是看著挺好看,想著給我們咚咚介紹。”

朱鬆一聽給於咚咚介紹,正色起來:“咚咚啊?那我就給你好好說說,那個年輕人叫周宜修,還是這次專家組的組長,我聽說讀書很厲害的,就是過目不忘那種。長得確實不錯,配得上咱們咚咚,就是你說搞技術得有幾個顧家?”

“你再看,那小子坐那兒後,他周圍氣場都是冷,左右人聊天都很小聲,看著好像都挺怕的樣子,這樣的男人也不適合過日子吧。”

張蘭仔細看了看,也確實是這樣,可是這個年輕人長得是真好看啊:“做研究的嚴肅點是正常,回家肯定不是這樣,你看咱們主任,天天在辦公室板著臉,回家對嫂子多好。”

朱鬆有些無語:“蘭姐,你還真有做媒婆的潛質,不過他們今晚就走了。”

張蘭驚訝:“不是下午到的嗎?今晚就走了?都不做修整嗎?”

朱鬆點頭:“他們要去恩多拉,就是從我們這裡路過一下,再說了,你看周宜修的年紀,感覺比咚咚大呢,誰知道結婚冇有。”

張蘭想想也是,有些可惜:“這麼好看,才能配上我們咚咚呢。”

朱鬆哭笑不得:“蘭姐,你還是少喝點酒,喝多了又耍酒瘋。”

張蘭瞪他一眼,邊喝著酒,邊不時地看著周宜修坐的位置,心裡不停地感歎著,怎麼有這麼好看的男人呢?

等張蘭再回宿舍,宴會已經結束,她也喝得有些微醺。

看見還在看書的於咚咚,有些感慨:“咚咚,你今天冇去宴會真是虧了,那個周宜修,長得真好看,媽呀,我要是年輕十幾歲,我都心動了呢。”

於咚咚驚得手中書落在地上,急忙站起來:“張姐,你說誰?”-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