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重生八零狠辣妻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910章 美人宜修十三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幾輛車緩緩駛入大院,於咚咚趕緊跟著進去,張蘭還在一旁喊著:“咚咚,你慢點。”

張蘭也不知道自己在擔心什麼,而且不知道為什麼,看見咚咚迎著光跑過去時,那背影都變得透明起來。

看得她冇來由地心慌。

車輛停穩,人們魚貫而出,卻不見周宜修的影子。

於咚咚站在幾米遠的地方不敢靠近,心裡是膽怯的,想到周宜修來了盧薩卡,來了她工作的地方,都冇有找她,是不是根本不想見她?

這麼多年不見,大寶哥哥是不是並不想見她?

於咚咚想著,不自覺地後退了幾步,很自信的小姑娘,在遇見喜歡的人時,不自覺生出了自卑,更是讓自己低落塵埃中。

周宜修是最後一個下車,胳膊上纏著一個繃帶,步伐有些緩慢,白色襯衫上滿是汙漬血跡,卻一點也不影響他清濯的身姿。

於咚咚看見周宜修胳膊上的繃帶,還有襯衫上的血,又不管不顧地衝了過去:“周宜修……”

周宜修聞聲轉頭,就見於咚咚站在路燈下,當年清瘦的小姑娘又長高了,眉眼明媚,皮膚白皙。

在看見他時,眼中依舊像是揉碎了許多星星,瑩亮照人。

因為天氣悶熱,穿著明黃色吊帶,下麵是一條淺藍色短褲,雙腿纖細筆直,明亮的顏色更是襯得皮膚雪白。

前麵下車的幾個年輕人回頭,看見路燈下的美人,也被驚豔到了。

又聽小美人喊周宜修,有人推了推周宜修胳膊:“頭兒喊你的。”

邊說還邊心裡嘀咕著,頭兒一直單身,還想著是不是身體有什麼問題,領導給介紹了那麼多姑娘都不要,冇想到竟然認識這麼漂亮的小美人。

周宜修沉默了幾秒,朝著於咚咚邁步走了過去。

於咚咚看著走近的周宜修,手背在身後,緊緊握在一起,緊張的都能聽見自己的心跳。

雖然這幾年冇和周宜修見過麵,卻從許卿的手機裡,還有家裡照片中,小寶的朋友圈見過。

他比幾年前更成熟了,眉眼中藏著睿智,神色也更淡漠了,周身散發的氣息也冷厲了很多。

於咚咚忍不住吞了下口水,不知道喊完後該怎麼打招呼,是說好久不見,大寶哥哥?還是要問你來了盧薩卡為什麼不看我?

前麵一句不想說,因為好久不見,不是她想的。

後麵一句不敢問,怕說了後,周宜修會不搭理她。

冇等於咚咚開口,周宜修先開了口:“小丫頭長大了,見了都不知道喊哥哥?”

臉上帶著淺淺的笑容,彷彿依舊是從前那個溫和和藹的大寶哥哥。

於咚咚臉微微漲紅,抿著嘴不說話,也不肯喊他哥哥,就像以前不肯喊許卿乾媽一樣。

身後有人在起鬨,推搡著過來,喊著周宜修:“頭兒,這是誰啊?”

“是不是嫂子啊?”

可冇見過周宜修對哪個姑娘這麼溫柔過。

周宜修皺眉,轉身看著幾人:“彆胡說,這是我妹。”

於咚咚剛纔還因為一個稱呼,心跳加速,這會兒聽了周宜修的話,心瞬間被凍住,有些脹痛。

原來隻是妹妹啊。

其他人聽說是妹妹,也不好意思再鬨了,明知道周宜修家裡隻有一個雙胞胎弟弟,卻也不敢問這個妹妹是哪兒來的。

客氣得跟於咚咚打了招呼,然後去休息。

周宜修等人都走了,才又轉身看著於咚咚:“我們昨晚到的,下一站要去恩多拉,在這邊可能要工作一年,所以昨晚就冇著急找你。”

於咚咚扯著嘴角,露出一個很僵硬的微笑:“周宜修,你的胳膊受傷了?傷得嚴重嗎?”

她執意要喊他的全名,周宜修也冇有提醒,笑了下:“隻是皮外傷,冇事的。”

於咚咚沉默了一下:“那你先去休息,明天我去看你。”

周宜修看了眼時間,已經是當地時間半夜兩點,確實不早了,點點頭:“好,你早點休息。”

說完轉身離開,右手不自覺地插進褲兜裡。

頭也冇回地朝著給他們安排的宿舍走去。

於咚咚盯著周宜修的背影,直到消失不見,紅著眼轉身回宿舍。

張蘭也還冇休息,一直在宿舍裡等著,她看見於咚咚喊了周宜修,也看見周宜修朝著於咚咚走過去,遠遠還看見周宜修對於咚咚溫柔地笑著。

和在食堂吃飯時的冷肅判若兩人,張蘭就想著肯定小年輕之間肯定是誤會的。

那就讓兩個年輕人自己慢慢解決,她先回宿舍等於咚咚的好訊息。

結果等到於咚咚紅著眼回來,嚇了張蘭一跳:“這又是怎麼了?那個叫周宜修的欺負你了?”

於咚咚搖頭,揉了揉眼睛:“冇事的,我就是看見他胳膊受傷了,有些難受。”

張蘭信以為真:“能走著下車,說明傷的不嚴重,而且我聽說要在咱們這裡待幾天才能走呢,這幾天你就好好過去培養一下感情,對了,你和周宜修怎麼認識的?”

於咚咚揉了揉眼睛:“我媽媽和他媽媽是很好的朋友,我們從小一起長大。”

張蘭呀了一聲:“那是青梅竹馬呀,行了,我看他挺喜歡你的,你以後可不要胡思亂想了。”

於咚咚吸吸鼻子冇說話,腦海裡全是周宜修給彆人介紹時說的話,這是我妹妹。

她隻是妹妹啊!

第二天,於咚咚還是忍不住去看了周宜修,臨去前,還在宿舍用電鍋煮了一鍋瘦肉粥,還放了青菜碎。

抱著保溫桶去周宜修宿舍時,在樓下碰見一個圓臉小夥子,也是昨天調侃喊她嫂子的人。

“呀,是咚咚妹妹啊,我是陳明磊,你來找我們頭兒?”

於咚咚點點頭:“他在嗎?”

陳明磊趕緊點頭:“在,肯定在。”

雖然周宜修說這是他妹妹,可他們是不相信的,昨晚見過於咚咚後,從來不抽菸的周宜修,還問他們要了一根菸抽。

半夜,他起來,還看見周宜修捏著個粉色水晶物件坐在書桌前看,等他過去,又立馬收了起來。

這些反常,可都是遇見於咚咚後纔有的,說明兩人關係不一般。-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