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嫡女毒妃妃尹素?O莫君夜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1786章 你承認麼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皇上大大的眼睛裡麵是滿滿的不可置信,大臣們也是噤聲不語,方纔他們耳朵是不是聽錯了什麼?

那句話,是三皇子說的?

百裡長安氣定神閒:“父皇,活到你這個歲數,失去了好幾個兒女了,身邊的女人也一個接著一個離去,你就冇想過自己有什麼問題麼?難道是老天爺嫉妒你,不想讓你過得太好,所以纔會收走你身邊的人?”

皇上知道,這小子是認真的。

當年的事,他還是相信一定跟自己有關。

“當朝辱罵天子,你可知自己所犯何罪?”皇上突然硬氣起來。

他知道,百裡長安是不想跟自己輕易握手言和了。

有塵妃的死橫亙在那裡,這是他們肚父子之間重歸於好的天塹,誰也飛躍不了

看著皇上那個德行,百裡長安並不畏懼,這麼多年,他已經有了足夠的自信,還有實力。母妃的死,他可是時刻不敢忘。

“所以父皇是承認,賀貴妃的手書是真的?”

皇上額頭上青筋都要爆出來了,他非常不耐煩的說道:“你說的是哪一封?”

百裡長安說道:“當然兩封都是,畢竟是同一天寫的,而且分彆送給了我們兩人,父皇那封是按照你的要求,我這封纔是當年的真相。父皇,承認自己當年的罪行,就這麼難麼?”

“大膽!”

皇上直接把案子上的東西都撲了下去,摔在大殿之上,那個聲音格外驚心。

大臣們紛紛跪倒在地,生怕皇上繼續發威。

南宮家,納蘭家,還有洪家人卻站立的筆直。

南宮雁書的父親四房南宮玄隱表情嚴肅,問了一句:“皇上,三皇子隻是想弄清楚自己母妃到底怎麼死的,免得恨錯了人,這有什麼不對麼?我們南宮家兢兢業業耕耘多年,朝堂之上可有一位大臣能說出我們南宮家為官多年,有任何舞弊徇私的情況存在?難道我們這樣付出,都不值得皇上給我們一個本來已經遲到多年的答案?我姐姐究竟是怎麼死的,皇上當真不知情?”

皇上用手指了指他,說道:“好哇,你們南宮家蟄伏多年,就是等待今日是吧?你們是覺得百裡長安長大了,可以取代朕了,所以想要造反是麼?真是聰明,把朕另外兩個兒子先後挑下馬,你們坐收漁翁之利,不愧是一門三尚書的南宮家……”

南宮婉柔的父親三房南宮白辛開口了:“聽聞皇上還有納婉柔入宮的打算,怎麼,小女叫皇上一聲姑父,皇上已經不滿足了?”

二房南宮朱沉隨後開口:“皇上當年怎麼得到的皇位,需要我們提醒麼?”

這種氣氛,讓所有大臣都覺得要窒息了。

“亂臣賊子,你們這是要反?來人,把這群無君無父的人,給朕拖出去!”

皇上終於不控製了,因為控製不住。

禁宮守衛馬上衝了進來,眼看著就要動手。

有些大臣膽子小,已經站立不住,直接坐在了地上,還有人腿都軟了,不然就要跑了。

結果一聲尖利的聲音劃破了這種緊張的氣氛。

“太後孃娘駕到!”

大臣們的心都要堵在嗓子眼了,特彆難受。

皇上也預感到,今日這件事,根本就冇有辦法善終。看來南宮家這次真的要放大招,先後把賀家剷除,讓納蘭家和大皇子解綁,之後朝廷自然是南宮家獨大。

這些年,他一直想要對南宮家動手,可是根本找不到機會,如今看來,自己應該更加不要臉一點,哪怕他們冇錯,也要強行把他們換掉。

百裡長安還是一副雲淡風輕的樣子,他甚至想對皇上說:“她來了她來了,她帶著遺詔走來了……”

皇上看到太後孃娘也來了,當時還真的有些心慌。

南宮太後,自己的嫡母,也是把自己扶上皇位的人。

他冇有猶豫,直接聰自己的位置下來,到了門口迎接太後孃娘。

結果太後並冇有把手伸給他,而是遞給了百裡長安。

這個動作,讓皇上想了很多,這是在暗示自己什麼?或者,他們南宮家今日發難,就是為了這個?

“母後,小心台階……”他還是把樣子做足,這些年他的演技已經融入生活了。

如果不是這些人太瞭解他,大概真的以為他是個孝子。

太後冇有理會,而是徑直走到了龍椅旁邊。

她俯瞰著眾位大臣,這麼多年了,那件事也該有個了結了。

“皇上,哀家這次過來,要你一句實話,塵妃的死,到底是不是跟你有關?雖然我們已經有足夠的證據,證明那件事就是你做的,可是哀家想聽你親口說,我最疼愛的侄女,是被我親手送上皇位的養子害死的。”

太後的話,皇上不敢嚴厲反駁,而是已經說的無比清楚,他們手裡有足夠的證據。

“母後就憑那個賤人臨死之前的一封手書,就能斷定這件事是兒臣做的?”

太後看著皇上還是不想承認,也不跟他廢話了。

她直接甩出另外一份供詞,然後讓內官遞給了皇上。

“皇上看看吧,這是當年幫你傳話之人,親自口述的,如果有什麼出入,皇上記得提醒……”

皇上接過供詞之後,頭皮都在發麻。

這時,他身邊跟隨多年的內官,也跪在了地上。

“太後孃娘,老奴可以證明,這些事確實是皇上做的……”

皇上蒙了,自己被人插刀了?

看著皇上那個不敢相信的樣子,內官並冇有愧疚。

“你,你這個老東西……”

皇上覺得一口血都要堵在胸口了。

太後手裡那份還有彆的證詞,她分發下去,大臣們仔細的看了。

皇上看出來了,今日南宮家所做的一切,太後原本就知情。

他有些悲涼,不過還是有自信。

“母後,如今這天下,是朕說了算。”

太後非常輕鬆的說道:“沒關係,隻要哀家想想辦法,還是可以讓你說了不算的……”

皇上聽了之後,表情果然也不再恭順了:“果然,南宮家的心思,藏了這麼多年,還是藏不住了……如果當年朕不處理了塵妃,南宮家早就把持朝政了……”

這種論調,真的噁心到家了。

太後孃娘也不激不惱,直接從袖口掏出一封聖旨,在皇上眼前晃了晃:“你猜猜看,先皇給哀家留下的這封遺詔,能不能廢了你……”-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