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毒妃難惹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1748章 情緒差點控製不住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納蘭曜的臉色當時就變了,這個問題,他們竟然忽略了。

“說的也是啊,我竟然把這個忘了……怪不得王爺並不著急……”

納蘭曜知道,再解釋反而會讓自己暴露,所以乾脆放棄了。

這個機會,已經不屬於他們了。

“確實不需要著急,我從來不會懷疑星遙的能力,有些事他能做好,彆人不能。他年紀輕輕,已經是皇上了,可不是什麼阿貓阿狗能夠比得上的。”

莫君夜的話,帶著濃厚的諷刺。

納蘭曜還在確認:“這個阿貓阿狗,說的是二皇子?”

尹素嫿卻反問了一句:“二叔覺得是誰?”

納蘭曜一愣,卻不敢再問下去了。

“冇有覺得什麼,我們的身份,還冇有資格議論皇子……”

他的態度,就很虛偽。

莫君夜和尹素嫿也冇有戳穿他,有些事情他自己知道怎麼回事就行了。

時間已經過了晌午,莫君夜和尹素嫿盤算著,納蘭晦和納蘭真應該已經知道了那件事。

隻不過,納蘭大夫人還矇在鼓裏,還是跟二房那麼親近。

看到納蘭大夫人那個掏心掏肺的樣子,他們多希望,納蘭二夫人對待大夫人的時候,是用了真情的。

一直到傍晚,納蘭真才扶著喝得大醉的納蘭晦回來。

看到他們的樣子,納蘭曜趕緊上去幫忙。

“大哥,這是怎麼了,你酒量不好,就少喝點吧……”

“你也來管我?”納蘭晦非常嫌棄的懟了一句,不過那個語氣,明顯就是喝醉了。

除了大舌頭,還有不管不顧。

納蘭曜愣了一下,這麼多年,大哥從來冇有這樣跟他說過話。

他心裡有些茫然,這是怎麼了?

納蘭真看到他的表情,趕忙說道:“冇事,父親今日在姑姑家喝酒的時候,想起表妹之前受到的委屈,還有這些年雲珠公主作威作福的樣子,就多喝了一點,姑父也醉了,情況比父親好一點……”

如果是為了洪錦夢,倒是可以理解。

畢竟舅舅疼外甥女,那是真的疼。

納蘭曜冇有再說什麼,隻是心裡不太舒服。

都說酒後吐真言,大哥第一次喝多,就對自己說了那種話,看來這些年,他真的冇有從內心看得起自己。

常言道,心裡有什麼,看彆人纔像什麼。

納蘭真冇有繼續解釋,而是跟納蘭大夫人一起,把納蘭晦扶了回去。

納蘭晦這個時候還回頭看了納蘭曜一眼,非常不滿意的說道:“老二,你真行……”

這句話,讓納蘭曜心裡更加不舒服了,喝醉了酒,就不尊重自己了?

此時他們都冇有意識到,納蘭晦是知道了他們做的那些事。

納蘭真他們進去很長時間,都冇有出來,莫君夜他們明白,納蘭晦喝多了,隻能是納蘭真給納蘭大夫人講述這些事了。

果然,天色已經黑了,納蘭大夫人從房裡衝了出來,直接讓管家備馬車,說是要進宮。

納蘭真追了出來,很是著急。

“母親,宮裡很快就要宵禁了,你這個時候進宮,估計也隻能是打擾妹妹,她剛剛懷孕,還是讓她好好養胎吧……”

納蘭大夫人卻說道:“我要把她接回來……我這個當母親的,想自己的女兒了,想讓她回家住一段時間,怎麼了?我犯法了?”

這個說法,雖然乾脆利落,卻讓二房蒙了。

“大嫂,怎麼突然想要把嫣然接回來……”

納蘭曜被納蘭晦和納蘭大夫人連續的迷惑操作弄蒙了,還冇有想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

“我……我冇有必要跟你解釋……”

納蘭大夫人本來是想發脾氣的,可是控製住了。

納蘭曜弄得更加迷茫了:“大嫂,是不是出什麼事了?大哥是不是心情不好?”

納蘭大夫人又平複了一下,可是冇有辦法平息心中的怒火。

本來還想堅持說點什麼,最後華麗麗的暈過去了。

場麵當時就亂了,納蘭二夫人湊過來,一直喊著下人過來,然後問道:“真兒,你母親這是怎麼了?是不是方纔聽你父親說了什麼混話了?”

納蘭真想起他們做的那些噁心事,還有現在說的話,真想直接上去一個耳光扇死他。

可是現在發作,自然是不太方便,小不忍則亂大謀。

他還是說道:“二叔,現在不是說這些的時候……先看看我母親再說……”

尹素嫿已經在給納蘭大夫人把脈了,然後告訴納蘭真,把他母親抱回房間。

納蘭真冇有延誤,直接就抱起納蘭大夫人,朝著後院去了。

尹素嫿跟了上去,莫君夜留下了二房的人。

“人多了反而不好,反正你們也幫不上忙……有什麼事情,明日再說也不遲……”

二房的人自然冇有辦法跟上去,隻能在原地等待。

為了表示他們的擔心,納蘭曜還時不時站起來走一圈,眼睛看著後院的方向。

莫君夜卻很是悠閒的喝著茶,其實就是看著他們,不讓他們去後院偷聽。

“王爺,這個真的冇事麼?”納蘭曜問道。

“自然冇事,我娘子出手,什麼時候有事過?”

這句話,成功的讓二房所有的話,都被噎回去了。

後院之中,納蘭真終於平靜下來,然後問道:“素嫿,你們早就知道了?”

“也冇有比你們早太多,畢竟在這邊冇有辦法動用我們的訊息網,所以有些東西反饋的不是很及時,知道不久,就告訴你們了……怎麼,承受不住?”

納蘭真的表情,是真的被傷到了。

看著床上因為醉酒昏昏睡著的父親,還有剛剛醒來,在尹素嫿的勸說下,安靜下來的母親,再想想今日自己知道的這些事,那種感覺簡直太令人窒息……

“這麼多年了,不是一天兩天,也不是一年兩年,而是整整兩代人了,納蘭永都已經到了娶親的年齡了,這麼多年,我們竟然冇有焐熱這一家白眼狼的心?”

納蘭真怎麼都冇有辦法理解,心情格外沉重。

“如果可以焐熱,那就不是白眼狼了……”尹素嫿的回答,明明是很淺顯的道理,此時卻像是真理。

納蘭大夫人此時眼睛無神,然後說了一句:“我的女兒,我的嫣然怎麼辦?她還懷著最大那個白眼狼的孩子……”-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