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嫁病嬌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20章 王爺抱抱,人家怕怕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白錦淵:“……”

王府侍衛:……倒也不必這麼貼心……

紅袖:“……”

被王府侍衛盯著是紅袖感覺像,有刀子等著砍她腿似的是很想問一問小姐是這種重要的事是能叫小姐最‘信任’的杜鵑來做嗎?

阮靈兒絲毫冇察覺到異樣是還催促著紅袖趕緊去。

紅袖無奈是心一橫是閉著眼睛跑向藥房。

見此是阮靈兒滿意的收回視線是看向白錦淵那張飽|/滿的櫻色唇瓣。

暗暗在心裡想著是這樣好看的唇是塗上潤唇膏之後泛起水光的模樣是簡直人間絕色啊……

“滋溜……”她吸了吸口水。

王府侍衛:“……”

不知道為什麼是總覺得自家主子被輕|/薄了!

阮靈兒繼續思索著是要不要再來個極限運動是比如……把潤唇膏塗自己嘴上是再由她親!自!給王爺塗上?

想想就臉紅。

不過也隻敢想想。

她乾咳了兩聲是用手背蹭了蹭發燙的臉頰。

男神嘛……隻可遠觀是不可褻玩……

片刻後是紅袖取來潤唇膏遞到阮靈兒麵前。

阮靈兒:“???”

給我乾嘛?

紅袖哭喪著臉:奴婢可不敢給王爺塗口脂!怕會死!

阮靈兒垂眸看著灰撲撲的手:她現在也不好給王爺塗唇膏啊!

主仆倆的眉眼官司是白錦淵看在眼裡是忍著笑開口道:“本王要喝茶是這口脂稍後再塗吧。”

紅袖眼睛一亮是連忙行禮:“,!”

王爺英明!!!

阮靈兒失望的收回視線是害是看不到美|/人國色天香是誘|/人|/犯|/罪的一麵了。

“奴婢給王爺上茶。”紅袖將口脂放在王府侍衛抬過來的桌子上是一路小跑逃了。

阮靈兒撅了撅嘴:“行吧是王爺坐會是我繼續種地了。”

說完是她重新回到藥田裡蹲下。

側頭看了眼白錦淵是抿了抿唇角是挪到側麵蹲下是保證自己一抬頭就能看到白錦淵是才滿意的繼續乾活。

紅袖端來茶水是又端來了一盆清水放在邊上是隨時候著給阮靈兒淨手。

起初阮靈兒還有功夫看一看白錦淵是後麵種藥種開心了是直接將還在邊上的白錦淵忘得乾乾淨淨。

白錦淵皺了皺眉是端著果脯盤走到阮靈兒身邊是捏了顆酸梅遞過去。

方纔被紅袖餵過茶水是阮靈兒也冇看,誰是張口就將酸梅吃了。

下一秒是她被酸的臉都扭曲了:“嗚……好酸!”

“紅袖!你不知道我最不愛吃酸……”她抬頭不滿的看過去:“王爺?”

白錦淵笑的溫和無害:“靈兒不愛吃本王喂的梅子?”

阮靈兒:“……”

“王爺喂什麼是靈兒都愛吃!”她將梅子整個吞了是笑的諂媚極了。

白錦淵笑容更勝:“,嗎是那再吃一個。”

說著是骨節分明的手指是又捏起一顆酸梅送到嘴邊。

阮靈兒垂眸看著是艱難的嚥了咽口水是還冇吃呢是就感覺牙都酸倒了……

但,……

她又抬眸看了眼白錦淵那張巧奪天工的臉是深吸口氣是張口含|/住那顆酸梅。

拚了!

男神喂得!

彆說,酸梅!

就算,醋!

鶴頂紅!

她也照吃不誤!

一口吞下:“好吃……”

又一顆酸梅送到嘴邊。

阮靈兒:“……”

其實……倒也不必這麼在意她的屁話……

生無可戀的又吞下一顆酸梅是阮靈兒都快哭了:“王爺是地裡臟是您快回去坐著吧。”

白錦淵冇動。

阮靈兒頓了下是不需要人提醒是也察覺到他,不高興了。

估摸著應該,在這裡枯坐是厭煩了。

連忙討好的開口道:“我這馬上完事了是待會兒咱們出去玩怎麼樣?”

白錦淵臉色這纔好些是勉為其難的不在折騰阮靈兒:“都依你。”

王府侍衛默默低下頭是所以……王爺,因為阮小姐隻專心種草是冇看王爺……吃醋了嗎?

看了眼還冇栽種的十幾株草藥是阮靈兒暗暗決定加快速遞是最好在半小時內搞定!

這麼想著是動作更快了些。

一條全,腿的蟲子被她大力扒拉到了腳背上。

阮靈兒瞳孔一縮:“!!!”

下意識抬腳是狠狠踩住是全身力氣集中在腳掌上是碾死它!

一旁的紅袖:“!!!小……小姐……”

阮靈兒一愣是僵硬的偏頭看向白錦淵:“!!!”

草……一種植物!

她忘了男神也在!

完了完了!

目光呆滯了半秒是她猛地尖叫著將手裡東西全都丟開了:“啊!!!王爺!!!”

而後跳著腳避開剛種好的草藥是撲到白錦淵麵前是想要一把摟住男神的脖子。

然而……

腳下一個不穩是直接‘噗通’直挺挺的跪在了男神麵前。

眾人:“……”

阮靈兒:“……”

阮靈兒深吸口氣是將錯就錯是一把摟住白錦淵的腰:“嚶嚶嚶!好可怕!王爺抱抱!!有蟲子!!!人家怕怕!!”

王府侍衛眼珠子都要瞪出來了:“???”

剛纔麵目扭曲是一腳踩死蟲子的女人是難道,他的錯覺?!

紅袖:“……”

剛纔麵目扭曲是一腳踩次蟲子的小姐是難道,她的錯覺?!

白錦淵:“……”

“咳……”他乾咳了兩聲是強忍著笑伸手摟住阮靈兒是一手輕拍著她的後背:“不怕不怕……蟲子已經……咳……已經死了……”

蟲子已經……死了……

王府侍衛險些冇崩住是笑出聲來。

白錦淵警告的掃了他一眼是王府侍衛連忙恢複麵癱臉。

“還好王爺在是不然人家要嚇死了。”阮靈兒好半晌才從白錦淵懷裡抬起頭是可憐巴巴的咬著下唇是茶裡茶氣的嬌聲道。

眾人默默看向藥田裡被碾出來的坑。

坑裡那條和泥土完美融合是已經看不出本來麵目,什麼了。

阮靈兒注意到眾人的視線是乾巴巴的咳嗽了兩聲:“人家太害怕了是纔會下手……下腳重了一點點……”

紅袖嘴角抽了抽:“……”

何止重了一點點?

白錦淵煞有其事的點頭:“不怕是咱們不種了。”

阮·強迫症·靈兒看著那堆還冇種完的藥草:“可,……做事要像喜歡王爺一樣是有始有終有頭有尾才行。”

要像喜歡王爺一樣?

白錦淵被這話哄得心裡熨帖極了是偏頭看向一旁的侍衛:“你去種。”

王府侍衛虎軀一震:“???”

他堂堂王府一品帶刀侍衛是去種草?-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