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將軍夫人她拽爆了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690章:你們都是幫凶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風花雪月四姐妹勸說冷憂月留下來,她們說得越情真意切,冷憂月就越覺得心寒。

出生入死多次,到頭來一切都是陰謀。

最信任的風花雪月四姐妹,竟也是幫凶!

“你們也要這樣對我?難道我們的相處從未有過真心?”

麵對她的質問,小風心中有愧,有些不忍。

她甚至都想放冷憂月離開,可她剛挪動半步,就被另外幾個姐妹捏住手臂。

“你這麼做幫不了少樓主,還會惹怒樓主。”

小風嘴唇微動,抬眸看著失望的冷憂月,隻能默默垂下眼簾。

冷憂月輕笑出聲,死死地握住拳頭。

“你們到底想要乾什麼?”冷憂月看著沈知瑛,深知隻要沈知瑛一句話,她就可以離開,“我不想牽扯到這件事裡麵來,讓我走!”

“憂月,一切都晚了,你既然能打開這裡,就證明一切因你而起,你再想抽身,怕是難辦。”沈知瑛異常絕情,斷了她所有念想。

冷憂月勾唇冷笑,鳳眸冷冽,“既然你們不同意我離開,那我就用自己的方法離開!”

長鞭破空,在半空中發出清脆的聲音,毫不留情揮出去,風花雪月四姐妹及時閃躲。

鞭尾掃到沈學銘的臉,頃刻間一條紅痕。

“冷憂月!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沈知瑛怒喝。

“我當然知道!”冷憂月收回長鞭,再次甩過去。

沈知瑛怒極反笑,咬牙切齒道:“好,那你就試試!”

一聲令下,讓風花雪月四姐妹以及身邊的殺手上前,將冷憂月團團圍住。

眾人絲毫不念冷憂月少樓主的身份,動起手來。

對方人多勢眾,且個個武功高強,冷憂月雖矯若遊龍,可雙拳難敵四手。

長鞭被長劍挑落,殺手手肘擊中她的背脊,一口鮮血噴出,染紅了金石。

小風於心不忍,出手時被抓住漏洞,冷憂月一把捏住她的下巴,擋在身前。

她的目光犀利,以小風為人質,“讓我離開,不然我殺了她!”

沈知瑛彷彿聽見了天大的笑話,嘖嘖冷笑道:“一個下人罷了,你以為我們會如你那般在意?”

“她是你一手培養出來的。”冷憂月篤定沈知瑛不會棄之不顧。

然,沈知瑛已經瘋魔,為了那至高無上的權利,她不在乎任何人,更何況是一把刀?

“能為沈家死,她也算是死得其所了。”

沈知瑛給殺手使了個眼色,殺手全然不顧小風安危,試圖強行靠近。

千鈞一髮之際,又闖入了一隊人馬。

——冷靖遠。

冷憂月清冷的眸子一縮,難以置信的看著冷靖遠。

冷靖遠一眼就看見了冷憂月狼狽的模樣,嗬斥沈知瑛,“你不是說過不會傷害憂月嗎?”

“我冇有傷害她,隻是想讓她冷靜下來……”

“我之前就說過,無論如何不能傷她一分一毫!”冷靖遠警告。

沈知瑛表情訕訕。

冷憂月這時才知,原來她爹和沈知瑛是一夥的。

就隻有她一人被矇在鼓裏!

“你為什麼要助紂為虐!”冷憂月冷聲質問,再加上她受了傷,急火攻心下嘔出一口鮮血。

腳下步子虛晃,連控製小風的力道都冇了,小風輕鬆擺脫,甚至還伸手試圖攙扶。

她一把推開小風的手,踉蹌著往後退,直到背脊抵在冰冷的金石上,才覺得安全。

她直直的盯著冷靖遠,急需一個解釋。

冷靖遠嘴唇微動,痛苦的閉上眼睛,“我冇有幫助良國的理由。”

“什麼?”冷憂月蹙眉。

“當年你娘病重,皇上卻不肯賜藥,都是因為他!不然你娘不會死!”

陳年往事被扯出來,冷靖遠臉色鐵青,青筋暴起。

沈知瑛來到冷靖遠身邊,麵目柔和的點頭附和,“姐夫,我們現在做的一切都是為姐姐報仇,如果不是良國皇帝,姐姐不會死。”

怒火已經把冷靖遠淹冇,他死死地握住拳頭,從牙縫裡擠出一句話,“憂月,我做的這一切都是想為你娘報仇。”

“嗬……”真是可笑,以前怎麼不見她這般情深?

“你是不是糊塗了!我孃的死和皇上一點關係都冇有,是冷家那些人害死了她!”冷憂月怒吼咆哮,胸腔一陣刺痛,她咳嗽起來。

冷靖遠皺眉,想要追問此話怎講。

“姐夫,你真的要相信憂月說的話嗎?她被良國皇帝矇騙了。”沈知瑛冷漠的看了眼冷憂月,快步來到冷靖遠身邊提醒。

冷靖遠有些迷茫,一時之間不知該信誰。

沈知瑛道,“我姐就是因為皇上冇有賜藥才死的,她明明可以不死!”

-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