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將軍夫人她拽爆了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695章:活不了了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萬香玉想強行帶走白夜弦,被他毫不留情地甩開。

“除了信物,你還有什麼能證明我就是你們蘭國的小殿下?”白夜弦問。

他從未聽說過自己還有這麼一段身世,不問清楚難免被人利用。

萬香玉看出他的想法,思考片刻眼前一亮,“當初皇太女離開時,曾帶著一個嬤嬤。”

“這個嬤嬤長什麼樣子?”白夜弦追問。

“此人眼下有一顆痣,身高與我無二,走路的時候腿有些不便。”萬香玉回憶後告知。

白夜弦難以置信,他的記憶裡隻有一個人能對的上萬香玉所言。

“你指的是我的外祖母?”

萬香玉搖頭,不滿道:“那種下人怎麼能是你的外祖母?她不過是皇太女身邊的一個奴婢。”

白夜弦完全接受不了這一切,他明明隻是個冇有父親的人,除了娘就隻有外祖母,現在卻被告知外祖母不是真的外祖母。

他有些恍惚。

“我不相信你說的話,這一切都是你杜撰的,試圖挑撥我和良國的關係。”白夜弦警惕後退,拉開和萬香玉的距離。

萬香玉心急如焚,好不容易找到小殿下,說什麼也要把人帶走。

上前試圖強行把人帶走,白夜弦瞳孔一縮,寒光劍影間,修長的手指捏住劍柄,毫不客氣直指萬香玉。

“你若敢再上前一步,休怪刀劍無眼。”

眼看兩人劍拔弩張,冷憂月從驚訝中回過神,上前阻攔。

她看向萬香玉,“如果你所言非虛,那我們回去驗證一下有何不妥?”

“你彆在這裡胡說八道,今日我非要把小殿下帶回去!”萬香玉冷眸瞪著冷憂月,想要動手。

白夜弦維護冷憂月,萬香玉氣急敗壞。

兩方僵持,最終萬香玉敗下陣來。

她不能對白夜絃動手,隻能眼睜睜看著白夜弦離開。

“我要回去找外祖母問個清楚,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白夜弦道。

冷憂月餘光一直注意著不遠處的沈家軍,她雖然也驚訝,但她冇有時間震驚。

沈知瑛瘋了,她要安頓好所有沈家軍。

“沈家軍是她的心血,曾經多次救我於水火,我不能棄之不顧。”冷憂月說罷徑直過去,想要詢問風花雪月四姐妹能否幫忙。

噗!

鮮血如注,冷憂月倏地轉身,就看見沈學銘吐了一口鮮血,轟然倒地。

“舅舅!”冷憂月立馬奔過去,握住沈學銘的手。

沈學銘嘴裡的鮮血還在往外溢,他咧嘴笑起來,虛弱道:“我……憂月,彆哭,彆害怕,跟你沒關係。”

冷憂月白皙的手指被鮮血染紅,她不以為然,試圖為沈學銘想辦法止血,手被拉住。

沈學銘搖了搖頭,“來不及了,我本就身體受損,這次又受了傷,怕是活不成了。”

話畢,又是幾口鮮血湧出來,點綴在他蒼白無色的皮膚上,異常刺眼。

冷憂月死死地握住他的手,好幾次張嘴想說點什麼,可嗓子酸澀,她不知道該說什麼。

“舅舅,你怪我嗎?”冷憂月聲音哽嚥著詢問。

沈學銘強撐著笑意搖頭,“不怪,還得謝謝你……讓我幡然醒悟,就是……就是放心不下沈家軍。”

“他們為沈家付出了太多……你要好好安頓他們。”

沈家軍聽了紛紛跪下,大家麵色悲慼,小風跪在沈學銘身側泣不成聲。

他死死地盯著冷憂月,彷彿冷憂月不答應,他就無法瞑目。

“好,我答應你。”冷憂月艱難點頭。

沈學銘這才露出釋懷的笑容,聲音越來越飄渺,“我太累了,已經好久冇有休息好了,我想睡一覺……”

冷憂月捂嘴落淚,晶瑩剔透的淚水滴落在鮮紅刺眼的血水中,久久化不開。

良久!

“憂月,你舅舅已經死了。”冷靖遠把沈學銘的屍體從冷憂月懷裡接過去,擔憂地看著她。

-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