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將軍夫人她拽爆了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699章:司馬昭之心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白夜弦內心煎熬,目光頻繁從楊嬤嬤等人身上落在豐元帝身上。

自幼楊嬤嬤便告訴他,他是個孤兒,雖然有心尋找父親,幾次的調查無果後已經坦然。

他做夢都冇想到,自己找到父親的情形會是這樣。

緊握著長劍的手不由顫抖著,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辦。

豐元帝卻笑起來,下令讓所有人讓開。

“冇有朕的命令,任何人不許靠近。”

良國將領駭然,擔憂地看向豐元帝,“皇上,萬萬使不得呀!”

豐元帝淡定自若,眼神和藹,完全不在乎將領擔憂的臉色,“是朕虧欠了你。”

“你以為你這樣做,我就不會動手?”白夜弦眯眼質問。

豐元帝搖頭,“你是個殺伐果斷的人,絕對不會因為朕說的這些話就動搖。”

“關於你的身世,朕已擬好聖旨,很快就會公諸於眾。”豐元帝的語氣不疾不徐,早已為白夜弦安排好了一切。

白夜弦身形一頓,握在手中的劍也不由的顫了顫。

“朕願意死在你手裡,也願意將良國江山傳給你,你是朕這麼多個兒子裡麵,最像朕的人,來到這裡之前,朕就做好了死在你手中的準備。”

豐元帝十分坦然,臉上甚至帶著溫和笑容。

耳畔嗡嗡作響,指甲嵌入掌心,楊嬤嬤和萬香玉還在催促。

白夜弦從喉嚨裡發出低低的怒吼聲,他正要動手!

千鈞一髮之際,冷憂月甩動長鞭,纏住長劍。

“憂月?”白夜弦蹙眉看過去。

冷憂月輕鬆奪過長劍,來到了白夜弦麵前,搖頭道:“你不能對皇上動手。”

“你覺得我做錯了?”白夜弦反問。

“此事無關對錯,而是因為我瞭解你。”冷憂月眸光清亮,認真道:“如果你殺了皇上,那麼下半輩子必定活在後悔當中。”

白夜弦咬牙不答,冷憂月繼續道:“他也不能死,他若死了,良國將會大亂,天下也會大亂。”

看著還在冒煙的離鏡城廢墟,冷憂月緩緩說道:“為了一個離鏡城,四國已經有了起兵的打算,這個節骨眼,他不能死。”

“這裡還輪不到你說話!”楊嬤嬤訓斥冷憂月,麵色鐵青猙獰。

她不允許任何人壞了她們的計劃!

“殿下不用擔心,隻要豐元帝死了,蘭國便會立馬揮兵直下,拿下良國,到時候你回到蘭國,一樣能夠繼承蘭國的皇位。”

楊嬤嬤威逼利誘,試圖誘騙悲痛欲絕的白夜絃動手。

接二連三的真相壓的白夜弦喘不過氣,此時正是想不明白事情的時候,楊嬤嬤口口聲聲讓他殺了豐元帝,實際上不過是司馬昭之心,人儘皆知!

冷憂月不願白夜弦淪為旁人手中的棋子,更不願意白夜弦餘生都活在後悔中。

她三步並作兩步上前,擋在白夜弦和楊嬤嬤中間,強行拉開兩人距離。

“你們不過是想借刀殺人罷了。”冷憂月擲地有聲戳破楊嬤嬤等人的謊言。

話音剛落,楊嬤嬤和萬香玉眼底閃過一絲尷尬,楊嬤嬤臉色極為難看。

萬香玉梗著脖子指著冷憂月的鼻子破口大罵,“冷憂月!這是我們蘭國和良國的事情,跟你沒關係,我勸你不要再說話!”

冷憂月輕笑,不以為然,“戳中了你們的心事,便惱羞成怒了?”

“你——!”

“你們口口聲聲讓夜弦殺了皇上,為何你們不自己動手?你們不過就是想要讓他成為良國罪人,即便到時候回去,良國的百姓不會服他,良國的臣子也不會服他,你們坐收漁翁之利!”冷憂月冷嘲熱諷,很難想象楊嬤嬤精心多年在籌劃什麼。

楊嬤嬤眼中閃過一絲慌亂,但很快就鎮定了下來,“你少在這裡胡說八道!殿下是我從小養到大的,我怎麼可能會害他?至於良國那些人的想法如何,跟我們有什麼關係?大不了殿下跟我們回蘭國,一樣可以登上帝位。”

楊嬤嬤試圖勸說白夜絃動手,偏偏冷憂月擋的滴水不漏,不讓楊嬤嬤有靠近白夜弦的機會。

本想給他們留點麵子,但兩人實在是臉皮太厚,冷憂月忍無可忍。

“蘭國?蘭國根本不會將皇位給他!”冷憂月擲地有聲,捏住白夜弦的手臂,對他搖搖頭,“千萬不要相信他們的挑唆,不要淪為他們手中的棋子。”

-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