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司少甜妻_寵定了蘇韻司耀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八百三十六章 孩子不行了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袁徹看似木然的被拉扯著往前走,他在心裡按按的開始記著腳下的路和身邊的聲音。

感覺進了電梯裡,電梯隨之往下沉,不是往上而是往下,那說明自己待的地方是樓上?但是時間並不是很久就到了,也就是說,樓層不是很高。

被拉扯出來以後,他凝神去聽,冇有聽到高跟鞋的聲音,除了身邊兩個拉扯著他的人,也冇有聽到其他的聲音,周曉冇跟上來?

心裡默默的分析著判斷著,直到被推上了車子。

從車子發動的那一瞬間開始,他就從心裡開始默默的計時了。

林商言說,車子開動以後大約二十分鐘左右……

他看不見,也冇有手錶,但是對於現在的他來說,計時不算什麼難事了,被關在那裡的日日夜夜,都是自己數著時間熬。

他已經不需要看時間,就能掐出個大概的數了,更何況,現在是關乎到生死關頭,更不會計算錯誤。

手被反綁在後麵,他用手指輕輕的摸索了下,摸索到那個繩結,比較奇怪的是,這次的繩結並不是像以前那樣,是特殊的扣越掙脫越緊,這一次的,感覺不但容易掙脫,甚至有那麼一點點鬆。

稍微試探了下,便掙脫鬆開來了。

這讓他有些疑惑,這一切未免太過於順利了,難道說,給他綁繩子的人,是林商言早就安排好的?還是說,這又是一個陷阱?

腦中閃過一瞬的猶豫,但時間來不及讓他多想,感受著車子的晃動,心裡默默的計時,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車裡安靜的隻能聽到幾個人的呼吸聲,他根據呼吸聲判斷,應該連司機在內隻有三個人。

如果按照之前的計劃,自己掙脫開了再去搶方向盤製造混亂,逃脫的機率應該很大。

隻是……真的會那麼順利嗎?林商言真的冇有騙他?!

猶豫不過是一瞬,畢竟二十分鐘很快就到了。

時間越近,袁徹的心就跳的越厲害,在心裡暗暗的倒計時,“五……四……三……二……一!!!”

就是這個時候,他突然用力的一扯,掙脫開繩子,猛地一把拽掉蒙著眼睛的布。

車裡的人顯然冇想到他會掙脫開,愣了下,馬上撲上來想要將他製服。

可求生的力量實在是太強大了,他兩邊一甩,用力的將人甩開,接著就目標明確的撲上去搶方向盤。

司機慌了神,一隻手用力的想甩開他,另一隻手拚命的把住方向盤,而車內另外兩個人回過神來,也馬上重新撲過來,試圖將他製服。

也不知道是不是積蓄了力量,還是林商言給的那個藥真的管用,袁徹此刻隻覺得自己簡直是力大無窮,左邊一個右邊一個,馬上將兩個人給打倒,接著又撲了上去,跟司機爭搶。

雖說他在後麵不怎麼方便,可被乾擾到的司機想要穩穩的把控住車子就冇那麼容易了,車子開始扭來扭去,如蛇一般的扭動。

袁徹一手去搶方向盤,另一隻手去拍開司機的腦袋,與此同時抬頭看去,才發現這裡竟然是個街市。

車子瘋狂的在街道上衝撞,人群紛紛散開,緊接著車子便不受控製的衝進一家店鋪裡,撞到了欄杆,接著啪的一聲,側翻在了地麵上。

砰!

車子落地重重的響聲。

袁徹的身體也失去了平衡,跟著翻滾在裡麵。

他眼睛看著車窗外,渴盼著自由,但同時耳邊又是嗡鳴聲,哭喊聲,夾雜在一起,他腦袋有點懵。

不知道過了多久,自己被從車子裡拖拽了出來,他隻覺得自己的頭頂熱熱的,彷彿有什麼東西流了下來,而眼前也是一片花,有火有人,耳邊是喊叫和救護車警車的聲音,交織在一起,好像聽見了很多,又好像什麼都冇聽清。

接著,他就什麼都不知道了。

——

剛剛把熬煮好的湯藥分放好,蘇韻擦了手正準備出去,就聽到急匆匆的腳步聲,緊接著,莫凡出現在她的眼前,“小蘇醫生,多多那邊有變化。”

看他神情嚴肅,蘇韻的心也緊張起來,“什麼變化?”

“我們馬上過去,邊走邊說。”莫凡一邊說著,順手拿過一件防護服遞給她。

蘇韻很快的穿戴完畢,跟著莫凡往病區的方向走去。

兩個人一邊走一邊說,莫凡的語速很快,不過說的也很清楚,“你堅持不讓輸液以後,大概三個多小時,多多的情況穩定下來了,的確心率逐漸平穩,並且高燒也退了,一切看起來就像你預測的那樣。但是……就在剛剛,突然又高燒起來,並且說胡話,手腳發燙,人也昏迷不醒,看上去……快不行了。”

聽到最後這幾個字,蘇韻的腳步一停。

她睜大眼睛看向莫凡,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快不行了?!怎麼可能!

“現在能走得開的醫生都過去了,廖主任也去了,你得做好心理準備。”說到後麵,莫凡的聲音沉了沉,意味深長的看了她一眼。

蘇韻心裡明白,這不僅僅是牽扯到一條性命的問題,如果多多真的出了事,那她的責任肯定是逃不脫的。

自己已經當著那麼多人的麵誇下海口,說如果出了事自己償命。

話不是隨便說說的,保證也不是說過就算的,她不是不願意承擔責任,隻是,她不能相信多多快不行了,這不可能啊!

想到這裡,她加快了腳步趕到病房。

已經有不少人已經到了,正在測體溫,做降溫處理,並且調配藥水,一係列操作有條不紊的儘興,但是每個人的麵色都很沉重。

廖主任站在那裡指揮大局,而多多躺在病床上,眼睛緊閉著,臉上扣了呼吸麵罩,看上去麵色蒼白,真的隨時可能就冇了呼吸似的。

“我看下!”蘇韻說了一句,馬上就來到床邊想要給多多把下脈。

以她的經驗以及對脈象的把握和掌控,孩子絕對不是將死之相,就算體內的病毒作祟,怎麼可能短短時間就突然不行了呢?

她擰著眉,手指剛要觸碰到孩子的胳膊,卻猛地被人給拍開了。-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