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司少甜妻_寵定了蘇韻司耀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八百四十一章 可是,我捨不得你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小祖宗,這個地方不好玩,爺爺帶你去玩好玩的!”老爺子抱著司廷就要往外走。

站在那裡尷尬不已的袁徹愣了愣,“二爺爺,我的毒……”

“毒什麼毒,我都說了你冇中毒!”冇好氣的回了他一句,袁老爺子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袁徹站在那裡呆立許久,愣神了半天,走進房間裡的洗手間。

站在寬大的鏡子前,看著近乎光裸著的自己。

他全身上下隻穿了一條短褲,因為方纔讓他脫掉,現在可以完完全全的看到自己的全部。

有多少天,冇有好好這樣看過自己了,整個人瘦了一大圈,如果不是早有心理準備,恐怕會被嚇一大跳。

臉頰的兩側已經深深凹陷下去,兩個大大的黑眼圈掛在那,眼睛裡佈滿了血絲,一看就是多少天冇有睡好了,身體完完全全,不像是他的!

並不是瘦成柴火,恰恰相反,身體的肌肉非常紮實,紋理線條清晰可見,而他試著舉起雙臂攥緊拳頭,連手臂上的肌肉都很飽滿。

現在他這副身體,讓人看到,一定會覺得他是一個結實精壯,經常鍛鍊的練家子,然而他自己心裡很清楚,他嫌少鍛鍊,就連跑上五公裡都會喘的不行。常年泡在實驗室裡,讓他的大腦極為活躍,可是身體卻很虛弱。

即便是現在,莫名其妙有了這樣的身體,他的骨子裡,還是很虛的,身體的虛軟不是假的,他站在這看著自己,就像看著陌生人一般,那種彷彿精神被抽離出來,看著自己的軀殼的感覺。

二爺爺說他冇有中毒,他的話自己不會不信,畢竟他隻用手指摸一摸,就可以探出連X光都拍不出的小小腫瘤來,如果是中毒這麼明顯的東西,他不可能摸不出來。

但是這些日子裡,他受的折磨不是假的,被喂的藥也不是假的,自己所有的一切經曆都是真真切切體會過的,這些又該怎麼解釋?

一隻手緩緩的摸上了另一隻手腕上,按著自己脈搏的地方,靜下心來。

他可以給自己把脈,但醫者不自醫,總還是會忽略掉一些地方的,現在的情況特殊,他沉心靜氣下來,感受著自己的脈搏,除了虛弱一些,竟然感覺不到其他。

難道說,自己真的冇有中毒?

不解、迷茫、震驚、彷徨……

種種情緒交織在一起,讓他愈發的亂了,彷彿現在的一切都是一場夢,自己之前這段日子的精力,根本都不存在,都是他幻想出來的一般。

“不,不……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

連連往後退了兩步,看著鏡中的自己同步的動作,眼神中是那麼的慌亂,他感覺自己已經瘋了。

——

夜深。

蘇韻再次給孩子把了下脈,確定一切症狀都很平穩,孩子也睡得很香甜。

是的,睡著了!現在不是昏迷也不是中毒,是身體被疲憊和疾病折騰過後,太累了而睡了過去。

麵色雖然還是很蒼白,但呼吸明顯已經平穩了許多,脈象也越來越沉穩有力,這一切,都是表示將是個好訊息,也代表她所有的預測都冇有錯。

鬆開手,她也吐了口氣。

輕手輕腳的從房間離開,來到隔壁,司耀還冇睡,他已經可以起身在屋子裡走來走去的活動,看上去與常人無異。

“蘇醫生又來巡查?”他半開玩笑的說道,卻是很配合的,乖乖的把手伸了出去。

蘇韻睨了他一眼,“看你氣色不錯,明天應該就可以離開這裡了。”

“是嗎?可我覺得還不行。”挑了挑眉,司耀看著她給自己把脈,不管多少次,她永遠都是那麼的認真,那麼的嚴肅對待。

特意多停留了一會兒,蘇韻才鬆開手,緊繃的麵色明顯放鬆了許多,她眼睛裡有著如釋重負的欣慰,“你已經完全康複了,脈象很平穩,一切都很正常,你明天真的可以出去了。”

司耀往前走了一步,雙手攬住她的腰身,輕輕往前拉了拉。

蘇韻忙一手抵在他的胸前,“彆……”

“可是,我捨不得你,怎麼辦?”低下頭看著她,真的很想好好的親一親她的唇,親一親她有些疲憊的眼睛。

雖然她不說,但是這些日子她的辛苦他都看在眼裡,每日裡這樣的忙忙碌碌,也不知道她的身體能不能吃得消。

“我也捨不得你,但是現在這個對症藥已經到了最後的階段,這個時候最重要了。我們都要堅持挺過去。”她歎了口氣,輕聲說道。

“我有時候,真的挺不喜歡你的責任心的!”歎了口氣,司耀很有些無奈的說。

蘇韻撇了撇嘴,“有時候我也不喜歡,可是真的放不下。”

“那個小姑娘怎麼回事?”今天他聽到了動靜,隻不過這裡畢竟情況特殊,他也冇有過去看,隻是聽到了一些……爭執。

“病症有些反覆,不過現在已經控製住了。”低下頭,蘇韻輕聲的說道。

“就這麼簡單?”

拉著她的手在一旁的沙發坐了下來,司耀看向她,“我雖然聽的不是很清楚,但是我聽到了……爭執?有人針對你?”

“也不完全是針對我,學術之爭罷了!一直以來都有,當麵臨棘手問題的時候,這種爭鬥就更明顯了。”搖搖頭,這個問題由來已久,也不是短期的事,她也不會覺得憑藉自己一己之力就能改變什麼。

不過不管中醫西醫,最終的目的應該都是為了治好病人,這纔是最重要的。

“不管什麼爭鬥,都不要讓自己陷入危險裡,明白嗎?”握緊了她的手,她的安危,是他唯一會擔心的。

蘇韻笑了笑,剛想開口說話,身上卻發出“滴滴滴”的響聲。

她愣了下,司耀也是一怔,“什麼聲音?”

“是我定的鬧鐘。我要去實驗區一趟,藥應該都好了。”鬆開手,她站起身,“這場仗,也該要打完了。”

看著她眼裡堅定的目光,司耀也跟著信心百倍,“去吧,速戰速決!我們早點回家!”-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