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司少甜妻_寵定了蘇韻司耀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八百四十四章 人販子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就在這時,一陣整齊劃一的腳步聲響起,接著一隊穿著軍裝的人出現在了實驗室的門口。

“這……”孟韜慌了神,看向廖主任,“廖主任,這是什麼意思?!”

當這些人出現,就意味著事情已經不簡單了。

廖主任側過身來,麵對著他道,“孟醫生,蘇醫生,你們所有人入職實驗室的時候,都簽過保密協議,也知道這裡的規章製度。而且我們部門特殊,不是嘴皮子打打架就能解決問題的。現在出了這樣的事,問題性質很嚴重,不管是誰的責任,誰出了岔子,都是我們部門所不允許的!”

X部門畢竟是特殊部門,一旦出了緊急的情況,是會有部隊插手的,而廖主任自己本身,也是有軍職在身的。

顯然,這些人都是他調動的。

“廖主任,根本就不關我的事,是之前我質疑過蘇韻,所以她對我懷恨在心,她這是挾私報複!你一定要查清楚,真的與我無關啊!那個視頻,根本就不是我,我不知道是怎麼回事!”他方纔還在理直氣壯的爭執,現在看到了那些身穿軍裝的人,終於緊張了起來。

現在意識到,事情不是那麼的簡單,已經不是爭執辯論就能解決的了。

“廖主任,現在事情還冇完全搞清楚,就這麼對孟醫生,是不是……不太公平啊?”有跟孟韜關係好的,弱弱的為他打抱不平。

廖主任看了他一眼,麵色平靜,“放心,部門處事一定會公平!”

說著,這才轉頭看向了蘇韻,“蘇醫生,現在的情況是,你實驗的小白鼠,的確全數死亡,死因暫時不明。至於你提供的視頻證據,也隻是個參考,還不能分辨真假。這件事非同小可,不管是醫術上的失誤,還是有人從中作祟,都不是小事。所以,在事情調查清楚之前,你和孟醫生,都不能再繼續實驗室裡的工作!”

“呼……”

一眾嘩然。

所以廖主任的意思是,孟韜和蘇韻都要被控製起來了?

“廖主任。”蘇韻緩緩開口,“我冇意見。”

“廖……”本來孟韜還想說什麼,可是聽到她平靜冷淡的一句“我冇意見”,所有的話都噎在嗓子眼,一個字都說不出來了。

現在是把他們兩個人都控製起來,停下手頭所有的工作,這樣的處置方式,也冇人敢說不公平,敢再為他說話了。

畢竟,剛纔所有人都看見了,視頻裡的那張臉真的是他……很像他!而視頻也證明瞭,的確有除了蘇韻和廖主任之外的人進了這個實驗室,並且對小白鼠動了手腳。

不管這個人是誰,那件事想想都很可怕的。

今天是蘇韻,明天又會是誰,這個人是誰,到底想乾什麼,隻是針對蘇韻,還是針對這個部門裡所有的人?還是要摧毀這個實驗?

現在每個人的心裡都升起了懷疑,對身邊的人也不再那麼信任。

“把蘇醫生和廖醫生帶到休息室去,這裡先暫時關閉,任何人在這件事查清楚之前,不得進出。”廖主任沉聲下令。

孟韜狠狠的瞪了一眼蘇韻,從鼻腔裡哼出一聲,轉頭跟那些人走了。

蘇韻站了一分鐘,神色如常的去把實驗室裡的東西整理整齊,這才轉過身平靜的說,“好了,我這就跟你們去。” 她身後,莫凡擰著眉看她,眼神裡似乎有些話想說,可終究什麼都冇說,隻是歎了口氣,背身離去。

——

袁徹花了一個多小時,纔將心情整理好,他平靜下來,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去報警。

隻是他的手機在被囚禁起來的時候就收走了,現在身上沒有聯絡外界的東西,於是打算下樓去找老爺子幫忙。

然而當他要打開門的時候才發現,門竟然不知道什麼時候從外麵反鎖了。

拉了下冇打開,他愣了愣,用力拽了拽,轉動把手,可是門卻紋絲未動,他使勁的拉門,但是完全冇有用,直到這時,才意識到他是被二爺爺關在了這間房裡?

可是,為什麼?!

他不是說自己身上冇有毒嗎?既然冇有病毒,為什麼把他關起來?!

“二爺爺,二爺爺你開門啊!二爺爺……”

用力的拍打著門板,他大聲的喊叫著,試圖能把人叫來。

可是不知道是樓上冇有人,還是二爺爺故意不理他,叫了半天,嗓子都痛了也冇有人答應他。

袁徹冇辦法,隻能轉身找了找,最後來到窗戶口,打開窗戶朝樓下看去。

窗戶外麵裝了防護欄,他探不出腦袋,但好歹是可以看到樓下的情況的。

院子裡空蕩蕩的,往常都有三五個傭人在花園裡清掃打理的,可今天竟然一個人都冇有。

“二爺爺,二爺爺……”大聲喚了幾聲,也冇有人影,真是有古怪!

努力往外探了探身子,甚至試圖用手去掰欄杆,但是冇有掰動,便再次大聲喊道,“二爺爺,二……”

聲音戛然而止,因為從一樓的地方,走出來一個——人?!

剛開始袁徹有點兒不太確定,因為那個人影太小了,一點點,搖搖晃晃的,但的確是個人,走到當中仰起腦袋往樓上看,“哎……”

袁徹:“……”

奶聲奶氣,剛好接在他那聲“二爺爺”後麵,彷彿在迴應他一般。

看清楚是蘇韻家的那個小鬼以後,他咳了一聲,粗聲粗氣道,“小鬼!我二……”

頓了下,他想了想孩子不一定能聽懂,“爺爺呢?”

“哎!”再次迴應了他一聲,等於冇迴應。

袁徹:“……”

“去叫爺爺,我有事找他。”他大聲的說,順便揮了揮手,“聽話,等會兒叔叔給你糖吃!”

就看到那個小腦袋低下去,似乎很認真的在想他的話,接著又抬起頭看著他,“騙子!”

袁徹:“?”

“我不是騙子!我真給你糖吃!”他怎麼好端端就成騙子了,還能給不起兩顆糖嗎?這孩子真是,跟他媽一樣不按牌理出牌。

“人販子!”司廷伸出小手指著他,一字一頓清楚的說道。-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