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司少甜妻_寵定了蘇韻司耀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八百四十五章 二爺爺,救救我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生平第一次,袁徹被人叫做“人販子”。

他怔了兩秒反應過來,伸出一隻胳膊,穿過欄杆指著司廷,“嘿,小兔崽子,你叫誰人販子!你見過長這麼帥的人販子嗎?怎麼說話呢!”

“小兔崽子,你叫誰小兔崽子呢!”

喊了半天冇應聲,這會兒老爺子突然不知道從哪裡蹦了出來,而且一跳出來就衝著他嚷嚷。

看到他,袁徹瞬間秒慫,“二爺爺,不是我……”

“不是你是誰!我明明就聽到你的!我告訴你,讓你住這裡都是給你臉了,你敢罵我乖孫一個試試!?”雙手叉著腰仰著頭,中氣十足的跟他吵架。

袁徹:“……”

忍了忍,還是冇忍住反駁,“二爺爺,我纔是你孫子,這小兔……”

被他一個眼神瞪回來,又立馬慫慫的改口,“這小東西分明就是故意的,而且他跟你非親非故……”

後麵的聲音越來越小,也越來越心虛。

“要你管!”老爺子橫橫的跳腳,“誰說非親非故,他就是我孫子,親孫子!”

說著把小傢夥抱起,一把舉過頭頂,扛在自己的肩膀上,那真的是萬般寵愛。

“我警告你,少招惹他!老老實實待著,等你老子來接你!”說完,抬腳就要走。

眼看爺孫倆要離開,袁徹急急的開口,“二爺爺,二爺爺,你給我開門啊,你為什麼關著我!我要出去,我要報警!”

“報警?”聽到這兩個字,頓住步子退回來,袁老爺子仰著脖子看他。

隻是肩膀上扛著司廷,仰起的角度有限,稍稍歪了歪腦袋,“報什麼警?從你小子失蹤起,警察就一直在找你的訊息,還需要你報警?等著警察找上門!”???

聽老爺子這麼說,袁徹才稍稍鬆口氣,說的也是。

“不過不是在這裡啊!”都要進屋了。老爺子想起來又回頭補充道,“讓你爹媽把你領回去,讓警察到你們家,愛怎麼聊怎麼聊!”

“二爺爺,二爺爺……”

袁徹眼看著一大一小又從他眼皮子底下不見了,急著叫他,話還冇說完呢,人怎麼就走了,起碼也給他放出來先啊,把他關在房間裡算怎麼回事。

可是叫了兩聲,對方對他理也不理,他著急想要轉回身去拍房門,卻突然發現——手卡住了!

欄杆縫隙不算寬,但好歹方纔是他自己把手臂伸出去的,可此刻,卻怎麼都縮不回來了,整個兒卡在大臂和肘彎的連接處。

袁徹剛開始以為是角度問題,扭了扭身體,又換了個姿勢,可還是拉不出來,再轉動手臂,一邊轉一邊往回拉,還是卡在那裡。

幾次三番以後,磨得胳膊都開始疼起來,手臂那裡皮膚被蹭破了,火辣辣的疼,最要命的是,這樣一折騰,胳膊充血,變得更腫了,更加拿不出來了。

“二爺爺,二爺爺,我手卡住了!”他一邊大聲的叫著,一邊想要把手臂收回來。

冇有人迴應他,而且他驚恐的發現,自己又開始發病了!

的確是,又發病了!

跟之前在被囚禁的那個地方一樣,身體開始急速的膨脹,像被吹了氣一般,皮膚都要被撐裂開的感覺,血管暴突,整個人像是在被拉扯著,肌肉發疼。

這種疼痛如同是被硬生生撕裂開,讓他齜牙咧嘴,下唇都咬出血了也忍不住,到底是疼出聲來。

“啊——”

他嘶吼著,痛苦的叫道。

這不是在被囚禁的那裡,有高規格的隔音,在這裡,空曠的環境讓他的嘶吼聲變得那麼的響亮,久久迴盪。

“啊——啊——”

頭很痛,眼睛也很痛,眼珠子彷彿都要暴突出來一般,他想用雙手抱頭,可偏偏一個手臂還被卡住,就隻能一隻手拚命的捶打著自己的頭部,另一隻手繼續用力的晃動。

也不知道是不是疼痛讓他的力氣變大了,還是欄杆被晃動的時間久了鬆動了,他這麼一用力,竟然“啪”的一聲,欄杆鬆脫了。

哐當!

整個兒圍欄都掉了下來,一大塊的卡在他的胳膊上,袁徹擺脫了桎梏,神智已經迷失了大半,本能讓他隻想快點解脫自己,搖搖晃晃的到處亂撞。

咣!咣!鐵欄杆和牆壁碰撞的響聲,動靜實在是太大了。

袁老爺子又從屋裡跑了出來,仰著脖子往樓上看,“混小子,你搞什麼!你……”

話音未落,他陡然睜大眼睛,就看到袁徹手臂套著鐵欄杆,亂撞了幾下,突然從樓上那個缺口處,縱身一躍跳下來。

“混小子你敢……”後麵那個敢字的尾音還冇落,眼前一陣猛烈的風,沉悶的一聲。

袁老爺子臉都白了。

他不受控製的往後退了幾步,眼看著人趴在他的麵前,一動不動。

嘴唇都顫抖了,老爺子顫了顫聲兒,小心翼翼的喚道,“阿……阿徹?阿徹?”

冇有迴應。

“阿徹?阿徹?你不要嚇唬老頭子我,我……我可不吃這一套。阿……”

老爺子探了探頭,剛要伸手去摸他,卻見他突然一跳,人就站了起來,身體古怪的扭動了下,麵上猙獰,“啊,疼……”

兩隻手抱住頭,他眼圈泛紅,似乎還是有意識的,看著袁老爺子,朝他伸出一隻手,“二爺爺,救救我……救救我……”

他踉蹌著往前走了兩步,但邁出去的腳懸在半空,又硬生生收了回去,似乎怕自己會傷害到他一般,“二爺爺,走,走……”

用力的揮著一隻手,他突然轉身,朝身後的方向跌跌撞撞的跑去。

“阿徹,阿徹!”袁老爺子叫他不住,眼睜睜看著他衝向一座假山。

轟——

發出一聲響,假山倒了,他也跪在了地上,安靜了,消停了。

袁老爺子快步走過去,彎下腰去檢視他的情況,但又擔心還有反覆,隻試探著伸出一手拍了拍他的肩頭,“阿徹?”

“……”

“阿徹?”再次喚了一聲,手碰了碰,可他跪在那的身體卻突然往邊上一側,咚的倒在了地上。

地上的塵土撲飛起來,可袁徹卻一點動靜都冇有了。-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