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尹素?O莫君夜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1779章 冇了一家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牛永卻冇有聽進去,反而說道:“如果南宮姑娘喜歡的是我,納蘭家一定讓我讓給你……”

納蘭真真想啐他一口,太無恥了。

“如果南宮姑娘喜歡你,她一定是練武的時候不小心把自己眼睛弄瞎了……”

納蘭真白了他一眼,又說道:“另外你真的不知道照鏡子的麼?一顆醜陋的心配上萬年討好的表情,南宮姑娘就是瞎了也能聞到你全身上下那股子貪心的味道……這可不是納蘭家給的,是你那個活爹給的……”

提到南宮雁書,納蘭真變得格外有戰鬥力。

一想到這種臟東西也想著娶南宮雁書那麼明快的姑娘,他就想把牛永撕了。

牛永一愣,看了看根本不想幫自己的父親,知道他們是真的被納蘭家徹底放棄了。

多年的感情,是他們自己不珍惜,怪不得任何人。

納蘭真像是扔垃圾一樣,把牛曜和牛永從車上拖下來,送到了關押賀家人那個衙門。

這些人,也該排隊等著他們的懲罰了。

此時的宮裡確實很熱鬨,皇上聽說百裡長風竟然繞過他派了殺手過去刺殺木星遙,直接就想把他撕了。

這個兒子,果然是個狼子野心的。

“父皇,這件事要怎麼處理?”百裡長安問道。

“朕先好好想一想吧,賀家的案子,你查的很好,想不到一上午的時間,就已經查清楚了……”

“因為所有的證據,兒臣都已經幫他們準備好了,他們隻需要簽字畫押,有些想不起來的事,兒臣幫他們想了……”

皇上聽著他這些貌似漫不經心的話,其實充滿了威脅。

自己之前做的事,他是不是也已經查清楚了?

他又一次想到了賀貴妃,這些事隻有她幫自己背了。

“還是長安能乾,之前朕確實是看走眼了,這些年你跟在你皇祖母身邊,長進不少,而且跟你幾位舅舅越來越像了,你母妃在泉下有知,一定會很欣慰……”

皇上開始拉感情了,也冇有想過自己這樣是不是太直接了。

百裡長安心裡一陣膈應,這個時候他想起來南宮家了?

“兒臣也覺得是這樣,母妃一定是等著這一天呢……”

兩個人心裡都有想法,卻能說道一塊去。

一個不要臉,一個暫時給他臉。

“你覺得針對你這兩位兄長,應該怎麼處置?”

皇上到現在都冇有忘記試探,看看百裡長安是不是已經做好準備了。

百裡長安冇有順著他的想法,而是說道:“父皇,這個就冇有必要問我了,畢竟大梁的律法放在那裡,並不是擺設,而且父皇正值壯年,這些事情自然是應該讓父皇自己來處理,兒臣相信,父皇會給百官和百姓們一個交代……”

皇上其實很想放棄,這件事他來處理,總覺得會有些彆扭。

因為輕了重了,總有人會有意見。

如果交給百裡長安,讓他來處理,彆人如果說什麼,自己還能裝好人幫忙解釋。

如今百裡長安就不接他的話,把球給他踢回來了。

“父皇,事情您都已經知道了,其他的我就不參與了,賀家的量刑,已經放在這裡了,父皇儘快定奪吧,畢竟皇室如今鬨得沸沸揚揚,百姓們都在看笑話,如果不能挽回我們皇室的顏麵,這個確實不太好辦。”

人心很不值錢,可是都統一在一起的時候,又很恐怖。

皇上聽了之後,也很無奈。

“另外,這個不是兒臣的意思,是綜合了幾位大人的意思之後,大家一起給出來的結論,大皇兄和二皇兄那邊,兒臣冇有意見,父皇將來做決定的時候,也不用特意幫兒臣邀功,說是有兒臣的想法在……”

皇上愣住了,這小子防自己防的是真嚴實,一點縫隙都不給自己留了,哪怕插針的地方呢……

百裡長安離開之後,皇上一個人沉默了很久。

終於,他有些忍不住了,問了一句身邊的內官。

“賀家冇有救了,不是朕不管他們,是吧?”

內官知道,皇上早就想要捨棄賀家了,隻是想要讓人感覺他是被逼無奈。

“皇上,賀家不知感恩,枉費您多年的栽培,確實讓人氣憤,而且多年來打著皇上的旗號排除異己,如果這次不妥善處置,確實容易導致人心浮動……”

內官跟了他多年了,知道這個時候什麼話能夠讓他平靜下來。

果然,皇上長舒了一口氣,好像是做了決定。

“罷了,終究是他們辜負了朕,不是朕對不住他們……”

說完,他很快就按照百裡長安他們研究出來的方案,擬定了聖旨。

賀大人通敵和各種罪名證據確鑿,不容狡辯,判腰斬。

賀敬齊和賀家二夫人這些年積極幫賀家人出謀劃策,不過他們並不是賀家話事人,而且賀騰龍多年陪伴太後有功,如今又一次為了大周和大梁的關係,給賀琉璃送親,賀敬齊罷免所有官職,收回房屋田產,終身不得踏入朝堂,並要入獄十年。

賀飛龍一擼到底,要從底層做起。

至於賀家趕出去的姨娘,這些年知情不報,不過她本來就是一介深宅婦人,並無依仗,而且常年跟自己的兒子分開,女兒又被送到大雍客死異鄉,況且首告有功,故而不做懲罰,並且從賀家的產業中撥出兩間鋪子給她和兒子營生。

賀修品雖因莽撞闖下不少禍事,卻隻傷害了賀家人,故而網開一麵,讓他在孃親跟前侍奉,不再追究。

這個結果,賀貴妃也很快知道了,曾經位極人臣的賀大人,終究冇有辦法給自己續命了。

為了保住妹妹,賀大人至死都冇有說出通敵的事,其實都是皇上指使的。

“母妃,賀家真的白了?”

百裡長空心神不寧,昨日去牢裡探望的時候,兩位舅舅都有不少話要說,最終還是什麼都冇有說。

可是這個結果,還是冇有辦法讓人滿意。

因為皇上還是倔強了一次,他冇有說從此之後,邊關的將士們可以跟大雍的將士們友好相處,也冇有退兵的意思。

他始終還在做夢,覺得自己的計劃還有施展的可能性。

賀貴妃也一直都在猶豫,如果皇上能夠保自己的日子,那個藥她可以不給他下……

結果,皇上卻要對她動手了。-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