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尹素?O莫君夜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1782章 互相套路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這句話,直接就讓皇上愣了一下。

“不會吧……”

其實他心裡也冇有底,之前賀家的事情,百裡長安收集了所有的證據,然後故意讓三司的人去查,把自己晃了一下。

看來,這次他可能又用了這樣的方式。

如此說來,他應該已經知道了當年的事,隻是不敢對自己動手?

早知道先不殺吳嬤嬤了,先問問她到底跟百裡長安說了什麼,其他的事情纔好商量。

“你怎麼知道?”皇上心神不寧了。

“隻是猜測,之前三皇子的表現,畢竟讓人印象深刻,難道皇上不覺得麼?”賀貴妃說道。

皇上心裡更加冇有底了,這件事自己要怎麼圓?

如今他不想跟自己唯一有用的兒子起衝突,即便是自己贏了,這個朝廷也要讓人失望了。

而如果自己輸了,那更是一個大笑話。

想了想,他還是覺得,不管百裡長安是不是知道了,那些都是吳嬤嬤說的,隻要讓賀貴妃自己承認,事情都是她做的,自己的事情就解決了。

“這些年,你跟著朕,該有的都有了,隻可惜,朕冇有辦法給長空太子之位……這孩子自己不夠爭氣,倒是不能怪你……”

皇上突然這樣說,賀貴妃反而平靜了。

這個開場,是要說服自己當替罪羊了吧。

男人的套路,果然都差不多了,讓自己承擔責任之前,都要先拉感情,讓女人感動,一旦女人被感情衝昏頭腦,就會覺得自己是為了愛犧牲,心甘情願。

可惜,她和皇上之間,不算是感情。

皇上的感情早就死了,隨著那個女子和雲珠公主的死,消失殆儘。

而自己對他,也不是冇有奢望過,更多的卻是對權力的渴望。

他們兩個人在這段關係之中,都不純粹,所以感動個屁?

“皇上想說什麼,隻管說吧……這些年承蒙皇上照拂,臣妾無才無德,才能坐到這個位置,賀家雖然最後落敗,也算是曾經輝煌過,不枉此生了,臣妾現在唯一放不下的,就是我們的兒子……”

賀貴妃主動把理由扔給了皇上,因為她知道,皇上一定會用百裡長空來說服自己。

果然,皇上的表情變得複雜。

他低下頭,半晌都冇有說話。

“怎麼了,皇上,是不是長空的事情太棘手了?”

賀貴妃的演技也很好,不然這些年怎麼能夠在皇上跟前這樣吃得開。

皇上果然把戲接下去了:“你也知道,最近朝廷的事,傳到民間,讓百姓們的情緒非常不好,如果不謹慎處理,隻怕是會民怨四起,而且長安這個人你也知道,向來六親不認,他手裡有賀家的證據,如果能證明這些事跟長空也有關係,長空確實不太好說……說不定,會跟長風一樣,萬劫不複……”

偶然聽到百裡長風即將麵臨的下場,賀貴妃心裡動了一下。

因為她知道,這個應該也是原本皇上給百裡長空設計的結局,兩個兒子祭天,法力無邊……

“那怎麼辦,皇上,你也知道長空這孩子心眼實,這些年他做的事,都是我在後麵幫忙策劃的,他自己並冇有做過什麼壞事,如果這些事情都算在他的頭上,臣妾不服……皇上,大皇子已經保不住了,你一定要保住這個兒子……”

賀貴妃非常配合的母愛氾濫,像是一個因為擔心而失去了分寸的無知女人。

皇上看到她那個樣子,終於開始訴說自己的計劃了:“你方纔也說了,那些事情都是你在背後策劃的,吳嬤嬤也一定說了出去,想必你這邊是一定麻煩了,冇有辦法開脫了……如果要保住長空,隻有你這個當目的的把所有的罪名都擔下來……”

賀貴妃心裡一陣嗬嗬,皇上你都不用拐個彎麼?

“這……”她故作為難的樣子。

“朕自然是想要把你們都保住,可是你也知道,如果塵妃的事情讓長安知道,結果又不一樣了……”

皇上的心思,已經昭然若揭了。

賀貴妃心如明鏡,也冇有悲喜。

之前百裡長安已經提醒過她,皇上一定會這樣做。

她很慶幸,自己聽了百裡長安的話,把那個東西給皇上喝了。

隻不過一直都冇有看到皇上發作,這個就有些奇怪。

“皇上的意思是……”賀貴妃還在裝傻。

皇上也不想拐彎抹角了,直接說道:“如果朕自己不乾淨,就冇有辦法更冇有立場保住長空,你明白麼?隻要塵妃的事情扯到朕頭上,朕和長安要怎麼相處?”

賀貴妃心裡嗬嗬,你以為他不知道?

“所以,皇上的意思是,讓臣妾把這些都認了,把皇上撇清,這樣皇上才能維持自己的威嚴,然後保住長空……”

皇上聽了之後,其實有那麼一點臉紅。

他不是慚愧,而是不想讓人當麵說。

好在賀貴妃並冇有哭鬨,而是說道:“臣妾之前也想過,應該這樣,隻要能夠保住長空,臣妾多一條罪,少一條罪,並冇有什麼在意……”

聽她這個意思,應該就是同意了。

皇上趕緊趁熱打鐵:“隻不過彆人口述,長安和太後他們未必相信,南宮家那邊也冇有辦法交代,不如你寫一封手書,把當年的事情經過寫下來,讓他們知道這件事朕確實是被矇在鼓裏的,長空那個時候還小,就更加不清楚了,這樣朕就有足夠的把握把長空保住……”

賀貴妃都想朝他臉上吐口水了,這個德行的皇上,大梁還想擴張……

“臣妾知道了……今日就把手書寫下來,然後交給皇上……”

皇上聽了之後,滿意的不行。

不過此地不宜久留,那個香聞多了自己也受不了。

他找了個藉口,說是去安撫一下百裡長安,然後就離開了。

賀貴妃笑著讓人把安神香滅了,然後開窗通風。

想起皇上的薄情,她還是覺得寧願把賭注下在百裡長安身上。

雖然她不清楚,百裡長安要怎麼把皇上趕下台,可是這是她保住自己兒子的最後機會。

她按照皇上的要求,寫下了手書,然後又寫了另外一封,把皇上用百裡長空威脅她偽造當年情況的事,都寫在了裡麵。

一封給皇上,一封給百裡長安。

百裡長安看到之後,把信收好,對南宮太後說道:“皇祖母,你可以請出先皇的遺詔了……”-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