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尹素?O莫君夜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1783章 他可真敢想啊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皇上拿到賀貴妃的手書之後,整個人踏實了很多。

剩下的事情,就簡單多了。

到時候隻要賀貴妃一死,自己把這封手書當成是遺書,交給百裡長安,他就是不相信,也要相信了。

皇上有些佩服自己了,關鍵時刻還是得自救,任何人都指望不上。

內官看著皇上那個表情,自然是無話可說。這樣的皇上,又不是一天兩天練成的,而是長年累月就這麼喜歡權衡,最後保全自己。

“三皇子那邊有什麼動靜?”皇上問道。

內官如實回答:“啟稟皇上,這兩日三皇子似乎閒下來了,一直再宮裡陪著三皇子妃,還有太後孃娘,倒是冇有前陣子那麼忙碌。”

“嗯,畢竟這些事已經不是他一個人就能查的了,兩位皇子涉案,隻能是震親自乾預了……對了,南宮家那兩個姑娘,如今還在?”

皇上對太後那邊的事,並不是很敢過問。

內官說道:“婉柔姑娘倒是一直都在,隻不過這兩天雁書姑娘回南宮家了,聽說納蘭家那位大少爺已經親自去過南宮家提親了,而且南宮家也同意了……”

這個訊息,即便是內官不說,皇上也能知道,所以冇有必要隱瞞?。

皇上聽了之後,還稍微反應了一下。

想不到納蘭家和南宮家,又準備強強聯合了,洪錦夢和百裡長安之間,是外孫的結合,現在輪到他們的親孫了,如果不是達成了某種共識,怕是不太可能。

如今這最大的兩個家族聯合在一起了,而賀家已經註定出局了,這個局麵,對他來說就不是很好掌控了。

想到這裡,皇上已經再考慮,要怎麼妨礙他們的聯姻。

“聽說賀家那個賀騰龍,有意於南宮婉柔?”皇上的問話,壓根不是疑問的口氣。

內官知道自己不用回答,所以問了一句:“皇上的意思是……”

“如果朕幫他們賜婚,他們是不是會感激朕?”

內官有些不想回答,他想說皇上這純屬是多此一舉,有些事真的冇有必要折騰。

人家已經商量好了,他上前表現一下,顯得很欠。

內官說道:“老奴也不懂這些東西,不過兩家既然已經說好,賜婚也不過是錦上添花罷了……”

他這個話應該很明顯了,隻要皇上有點腦子,就該明白自己是說他冇有必要。

結果皇上還在那裡思忖呢:“把南宮婉柔賜婚給納蘭真,把南宮雁書賜婚給賀騰龍……”

內官當時就想用手裡的拂塵把他抽醒,想什麼呢,腦子讓狗啃了……

皇上都這種時候了,還不想想怎麼跟三皇子修複父子關係,反而又把權衡那一套拿出來,繼續搞事情……

“皇上,這似乎跟他們自己談的結果,不太一樣……”

內官說完之後,自己都覺得有些僭越了。

可是皇上這個想法,真是太奇葩了,不管是誰聽到,大概都會有點反應。

皇上天馬行空的想法,還冇有結束:“你也跟了朕這麼多年了,有冇有覺得朕的後宮,其實很空虛?”

內官剋製著自己直接抽他一個大耳雷子的衝動,怎麼皇上今天這是走火入魔了?

“皇上的意思是?”

皇上非常自然的說道:“長風和長空出事之後,朕的身邊竟然隻有長安這一個兒子了,雲珠死了,長寧早晚也要嫁人,朕好歹也是皇上,竟然隻有這麼幾個兒女,實在是不成體統,趁著這次肅清朝綱,三皇子歸位,朕也該重開後宮了……”

內官簡單的在心裡幫他翻譯了一下:“朕的兒女太少了,百裡長安不好控製,朕打算擴充後宮,多拉攏幾個家族,再生幾個皇位繼承人,繼續走二皇子和賀家的路……”

內官很無奈,這些話他是真的懶得聽。

都什麼時候了,皇上想的竟然是這些。

如果傳出去,怕不是讓人笑死。

“皇上,這種事是要太後孃娘張羅,皇後孃娘操辦的……”

內官忍不住提醒了一句,你堂堂一個皇上,自己說朕的後宮缺人了,這是什麼樣子。

皇上聽完,覺得是這個道理,不禁有點為難。

畢竟納蘭皇後歲數不小了,讓她懷孕再生個嫡子,隻怕不太容易。

反正大梁有那麼多名門貴女,年輕好看,納入後宮又能穩定朝政,又能出現新的格局,新的繼承人,隻不過這麼美好的想法,有太後和皇後在,都不太容易。

“太後孃娘把兩位南宮姑娘接進宮,朕好像還冇有怎麼跟他們接觸,尤其是婉柔,你不覺得她很像當年的塵妃麼?”

皇上這句話,內官嚇壞了,直接就跪在地上了。

“皇上,那是太後孃孃的侄孫女,塵妃娘孃的親侄女……”

後麵的話,已經不用說了,皇上自己能明白。

“朕就是那麼一說,你想到哪裡去了……隻不過看到婉柔,就會想起塵妃……一轉眼,她已經去了這麼多年了……”

皇上有些尷尬,隻好立裡一下自己的深情人設。

隻可惜他這個人設早就崩了,對塵妃娘娘如果真的深情,就不會主導了她的死亡。

“罷了,你去揀選一些貴妃娘娘喜歡的小玩意,給她送過去吧……”

內官明白,皇上是冇想讓賀貴妃活,所以想給她留一點好印象,順便麻痹一下,讓她不要有什麼防備。

內官出去不久,就偷偷見了百裡長安。

聽到皇上竟然還敢打南宮婉柔的主意,饒是知道皇上的劣根性,他還是氣的不輕。

從母妃那裡論起,表妹是要叫皇上一聲姑父的,他爺敢有那種想法……

他冇有猶豫,直接去跟太後說了。

洪錦夢聽到的時候,整個人都傻了,這就是他們大梁的皇上?

南宮雁書這兩天不在,因為要忙活自己的婚事,不然她聽到這個訊息,說不定就要去找皇上了。

南宮婉柔倒是冇有什麼反應,她知道太後孃娘和表哥都不會允許這種情況的發生。

南宮太後眼皮抬了起來,然後說道:“長安啊,你說哀家等他上朝的時候,當著眾位大臣麵前廢了他,他會不會特彆有麵子?”-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