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尹素?O莫君夜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1787章 新皇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一聽先皇的遺詔,皇上那個表情,是真的生無可戀。

“朕猜,不能……”

太後搖了搖頭,笑嗬嗬的說道:“你再猜。”

“母後,這是要偽造聖旨麼?”

太後孃孃的淡定,就像是在訓自己家呲牙的狗。

“你父皇的筆跡,你是要裝作不認識麼?當年冊立你的時候,不過是權宜之計,畢竟其他的幾位皇子,比你更加不靠譜,所以你父皇擔心大梁江山斷送在你手裡,纔給哀家留下這封遺詔,若你即位,做出品行無端,棄信忘義之事,這封遺詔就可以收回你的皇位,不過有個前提,要有合適的接班人,這些年長安還小,長風和長空經過時間驗證,一個跟你如出一轍,一個蠢笨不堪,哀家不忍心讓大梁百姓再次陷入水深火熱,故而一直隱忍……如今,你確實冇有必要坐在那個位置上了,堂堂天子,承認自己的錯誤都冇有勇氣,你賴在那個位置做什麼?”

太後的氣場,就那樣靜靜的鋪展開,無聲無息,影響到了所有的人。

大臣們都被這樣的氣場威懾,像是看到一朵聖潔的蓮花,但凡是做過錯事的人,都覺得自己有些汙穢。

皇上看了百裡長安一眼,然後說道:“母後,是為了他麼?終究啊,這皇位還是要落在南宮家的血脈身上。朕就就知道,當年母後冇有自己的兒子,把朕接過去,就是為了讓朕當一個工具,生出一個有你們南宮家血脈的皇子,然後讓他上位……”

南宮太後聽著皇上這種無恥的辯駁,並冇有生氣。

跟這種窮途末路的渣子生氣,那不是給自己找不痛快。

“這些年,你做了多少荒唐事,還需要哀家幫你列舉麼?雲珠的母妃,是個什麼出身?你愛她什麼?無非是覺得她不是任何家族送進來的,是你在困頓的時候,陪在你身邊的,是真正愛你這個人,而不是愛你的身份,以至於你打破了禮數,對她留下的女兒,也是百般驕縱,這些也是哀家安排的?”

“你三番兩次的傷害宮裡其他的妃嬪,專心的搞權衡,這些事情也是哀家教你的?”

“你靠著南宮家上位,卻不聽的扶持賀家,挑起賀家和納蘭家的爭端,這些也是哀家教你的?納蘭皇後入宮的時候,難道你不是在哀家膝下?那個時候難道哀家不知道,娶進來的人就是未來的皇後,哀家為什麼冇有讓塵妃那個時候進宮?是你自己說跟塵妃情意相通,想要給南宮家一個交代,結果呢?你交代什麼了?”

太後所有的話,都不激烈,反而像是娓娓道來。

這麼多年了,皇上坐在那個位置上,冇有安全感,卻總是在作死。

“母後,你們還真是能忍……這麼多年,纔想起來要跟朕算賬……”

太後說道:“為了名正言順,為了給百姓一個交代,也為了讓塵妃走的安心。如果不是她臨死的時候,求我們不要為了她一個人,弄的天下大亂,你以為這些年你有狗命坐在這個位置上……”

皇上被後麵那句話刺激到了,狗命?

“母後,如今隻有百裡長安一個人適合繼承皇位,你打的就是這個主意吧?”

太後還是不慌不忙:“怎麼,因為他是南宮家的血脈,哀家就要忽略他的優秀,直接避嫌是麼?當初你接到皇位的時候,怎麼冇有想過是南宮家給了你這個機會,你也選擇拒絕?哀家以為你多活些年,能夠領悟不少,結果越活越賤,真是一點長進都冇有,腦子裡除了自私就是狠毒。”

皇上知道,太後是跟他來真的,直接就大喝了一聲:“現在朕是皇帝,把這些人給朕拿下!”

禁衛們不得不從命,又要開始動了。

太後不慌不忙,直接就把先皇的遺詔展開了:“你們要不要聽聽這封遺詔的內容再決定,是助紂為虐,將來被你們的家族,親人,兒女唾棄,還是棄暗投明,為百姓擁立一個明君?”

大家都不敢動了,背叛皇上那個內官,直接爬起身,結果遺詔,大聲誦讀起來。

“朕心知時日無多,諸子無用,太子雖為皇後養子,卻未必有明君之相,為了我大梁千秋,朕特留下此詔書,若太子來日登基,暴露本性,自私自利,品行不端,可由皇後主持大局,廢其地位,擇賢能居之……然此時不可操之過急,要謹慎考量繼任者本心,不可讓大梁百姓重蹈覆轍,此詔書乃朕畢生最高權力體現,儘歸皇後南宮氏掌握,若有人抗旨,抄家滅族,必不可免……”

遺詔讀完,內官都覺得刺激。

怪不得這些年太後孃娘安心的領著三皇子住在鳳城,原來人家早就有這種可以不費一兵一卒就能改朝換代的東西在手。

“你們還想動手麼?先皇遺詔在此,你們的皇上,已經不是皇上,你們遵從的又是誰的令?”

太後表情淡定,從頭到尾,都冇有任何緊迫感。

那些禁衛終於在皇上絕望的注視下,齊齊下跪,扔了手中的兵器。

文武百官也都被這一幕震撼了,這封遺詔,簡直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

太後孃娘很鎮定的把百裡長安推了出去,然後說道:“這纔是你們的新皇。”

洪定宇帶頭跪下,山呼萬歲。

太後孃娘看著隨後跪下的南宮青蒼,非常直接的說道:“青蒼,怎麼樣,長安這嶽父給力吧?”

皇上直接就被晾在一邊,好像冇有人搭理他了。

此時他穿著龍袍,反而像是戲園子裡的角兒,碰到真正的皇上微服私訪來了……

南宮青蒼說道:“他已經是國丈了,自然要賣力一點……”

他們這個旁若無人的樣子,倒是格外坦蕩。

“遺詔傳下去,讓幾位熟悉先皇字跡的老臣看看……免得那位老皇子不服氣……”

皇上聽到這個稱呼,當時就想昏過去。

老皇子?

“你們不能這樣對朕……”皇上還想爭取一下。

南宮太後卻說道:“老皇子咆哮金殿,來人,把他帶下去,在宮裡靜一靜,冇有皇新皇和哀家的手諭,不得離開……”-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