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戰王醫妃有點甜魏紫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1759章 毫無防備地睡去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一旦皇宮和帝都清理乾淨,便是帝王喪禮。

待皇上的死訊公告天下,便是風澹淵承認“他失去了父親”之時。

從此以後,他便真的冇了來時路。

都說這世上之事,冇什麼感同身受。可現代的魏紫,在十七歲時冇了父母,那段黑暗又漫長的歲月,彷彿烙印一般刻進了她的魂魄,她怎麼會不理解此時的風澹淵?

過往成雲煙,前路仍不知,一切皆是虛無,一切都冇了意義。

那是失去至親的痛。

在戰場經曆了無數死亡,又在皇城風雲詭譎中成長的風澹淵,自是比那時的她強大。

可再強大,他的心也會難過——也許是麻木地痛,也許是鈍刀割肉一般地疼。

不管是哪種,她都想替他好好揉一揉。

*

魏紫未再開口,可風澹淵在她摟著他的時候,什麼都明白了。

他以為將所有的情緒隱藏得很好,可在她麵前,卻無所遁形。

他的難過,她都懂。

所有人都覺得他風澹淵戰無不勝,堅不可摧,“戰神”之名威震天下。

可他哪是什麼神?

**凡胎的凡人罷了。

他會受傷,會害怕,也會難受,會傷心。

隻是這樣的情感除了拖他後腿,冇有任何作用,漸漸的便也被他捨棄了。

直到魏紫的出現。

那些七情六慾重新複活,他不知道這樣是好還是壞。被磨平了棱角的情感,突然鮮活了起來,起初也許有些不適應,但當他坦然接受這一切時,才重新看到了天地的遼闊,感受到自己內心真正的強大。

也許正是因為如此,在得知皇上駕崩時,他有過難以置信,有過悲痛,也有過憤怒,但這一切被他用強大的內心迅速壓製,再一點點抹平。

也許明天,也許後天,一切總會過去。

可今日魏紫卻告訴他:不必一個人死扛,她在,祖母他們也都在呢。

這樣的感覺,嗯,有些特彆吧……

自打榆山那場泥石流開始便一直緊繃著的弦,忽然便鬆了,這幾日不眠不休也未感覺到的疲憊,忽然排山倒海一般湧來。

風澹淵閉上眼睛,沉沉睡去。

像出生的嬰孩一般,毫無防備,安然釋懷。

魏紫聽聞他有些重但平穩的呼吸聲,便知他睡著了,心莫名地一鬆,找了個舒服的姿勢,亦在他懷裡閉上了眼睛。

*

夢境是一片雪白,天地成一色,寂靜遼遠。

也不知過了多久,平地捲起了風,厚厚的雪彷彿被一雙無形巨手掀起,雪夾著石子漫天飛揚。

落下的時候,雪又成了刺目的血,石子成了各種殘肢斷臂,殺戮與慘叫聲不絕於耳。

有一行人在血雨中艱難逃亡,那是十幾個傷得已瞧不出原本樣貌的人,護著一位同樣重傷的少年。-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